Archive for 三月, 2011

无私的宽恕

08年7月,一对在肯尼亚做慈善事工的高龄加拿大夫妻,John 和 Eloise Bergen在住家遇袭。72岁的John被砍刀砍伤头部、颈部、手臂、背部、膝盖和腿,多部位骨折,66岁的太太Eloise竟遭遇5位匪徒的轮奸。

【身心都倍受伤害的John夫妇】

事发时,John在屋外遇袭,Eloise则在浴室洗浴。5名持刀匪徒冲入,见Eloise还未着衫,竟将她双手倒背捆绑,然后五人分别轮奸Eloise。被残暴羞辱 Eloise 闭目祷告,镇静也清醒,深感耶稣陪着她受难,因此她得到极大的安慰。袭击持续了可怕的45分钟后匪徒们开他们的车逃离。

她想法挣脱了捆绑,在草丛中找到奄奄一息的John。顾不了她满脸满身的血,瘦弱的Eloise 连拉带抱地把完全无法动弹,却把远比她高大的丈夫拖上他们的车:原来,一伙人仓皇中,车撞上树,弃车而逃。

过后两人被送到医院,后转加拿大卡加利。

**************************************************************

事后,John在一反访谈中说,自己能生还是个神迹。当时,他不停地向上帝祷告求救,虽多处刀伤,刀口都在大动脉边上,冥冥之中有天使保护。

3个月后,他们在子女陪同下返回肯尼亚参加聆讯听证。法庭上,不断质询、答询、重复着犯罪事实,Eloise在子女面前再一次忍受难堪的羞辱。但就在法庭上,两夫妇表示宽恕肇事者,只希望他们愿接受耶稣的爱。

如今,两夫妇又回到肯尼亚,为当地的孩子送去爱和关怀。

John说,他现在比以往更有信心帮助那里的孤儿寡母。“在肯尼亚,我的工作是帮助他们增加粮食,救济饥民,建立学校,那里的儿童更需要我们向他们传授上帝的爱” 。Eloise说,她和她的丈夫最想做的事是,去监狱探望那些伤害他们的人,并亲自告诉他们上帝的宽恕。当记者访问到他们的儿子,儿子说:“我完全不会惊讶,若在监狱,父母探望那些人,会对他们说,‘我爱你,因为上帝爱你’,还会与那些人拥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医生买菜赈灾

〔记者黄淑莉/斗六报导〕日本宫城大地震发生多日,民生物资严重不足,云林县多位医生号召集资,率先捐赠两货柜约四十公吨的高丽菜,将在本月二十三日运送到日本赈灾。

日本宫城县发生规模九级强烈地震,引发海啸淹没家园,全球各界爱心涌入日本,由于农作物都被海啸冲毁,灾区严重欠缺农产物资,云林县内多位医师看到电视中的灾情画面,讨论可以提供那些援助,有医师想到灾区短时间内欠缺农产物资,云林为台湾农业大县,目前各种蔬菜价格低,甚至高丽菜还要耕锄。

发起的沈医师表示,他的病患大部分是农民,蔬菜价格低,要耕锄,大家都很无奈,不舍,有的农民会抱怨「能吃的东西,耕锄掉实在暴殄天物」,过去日本一直是云林农产主要贸易伙伴,高丽菜,胡罗卜及美生菜都很受日本消费者喜爱,遭逢天灾巨变物资欠缺,刚好可以把国内盛产的高丽菜送到日本赈灾,总计有六位医生响应,集资透过县府采购两货柜的高丽菜。

县府农业处指出,县府已与日本某家连锁超市联系好,预计本月二十三日装柜透过海运送到日本,预估检疫,出关,运送,大约八天左右可送到灾区。农业处强调,高丽菜耐保存,室温可放约十天,这次船运以低温冷藏,送到灾区时还是很新鲜。

转载自 《自由时报》  2011-03-17

Leave a comment »

妈妈的爱

2006年9月24日,9岁的小张宇的妈妈因患骨癌医治无效已经离开他7天了。妈妈在生前的15个月时间里与死神“赛跑”,终于“抢”出宝贵时间,为儿子织完了他25岁之前所需的所有毛裤。

张宇一家没有房子,多年来一直借住在中国白山的亲戚家,张宇有一个17岁的哥哥,稍有些障碍,常年寄宿在学校,妈妈生前是烙煎饼的,爸爸在外打工。2004年7月,张宇的妈妈被医院确诊得了骨癌,手术后丧失劳动能力。

2005年5月,妈妈突然对家人说她要趁着自己还未完全倒下,为家人多准备一些毛裤御寒。此后的每一天,她支撑着编织,直到2006年的8月初,骨癌已发展到末期,妈妈一动也动不了时,已经为小儿子张宇织完了他25岁之前所有的毛裤。

张宇妈妈为张宇织的部分毛裤,按照不同年龄段,大小长短不等。张宇的姑姥在接受当地记者访问时回忆说,得骨癌一事,家里人一直都瞒着张宇的妈妈,直到术后她表示要预先织些毛裤时,家里人顾及到她虚弱的身体,才不得不告诉她实情,可得知这一切后,张宇的妈妈更加坚定了为家人织毛裤的想法。

由于左腿曾做过手术,张宇的妈妈每天只能是坐在床上编织,因为身体状态,每织5分钟,就得躺下来休息20分钟。“一次,她刚织了两分钟便满头大汗,双手也肿得老高,浑身疼得厉害,我喂她吃了两片止疼药,劝她别织了,可她却说自己一旦走了,小儿子只有9岁,没有人照顾,一定要趁着自己还有口气,多为小儿子织些毛裤留着以后用。”
  张宇一直抚摸着妈妈留下的大小不一的毛裤流泪,“妈妈,我想你,你在哪?”张宇低着头,喃喃自语。
  张宇的班主任祝军玲告诉记者,张宇现在上三年级,刚入校时学习非常好,自从他妈妈得病后,他的学习成绩就直线下降。张宇特别懂事,生病时,张宇就自己到家附近的诊所打点滴,每次他让医生扎左手,因为他要腾出右手来写作业,这样回到家里,他就可以安心地照顾妈妈了。“张宇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自理能力非常强,经过短暂的调整,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的。”

转载自猫扑(mop.com)

Leave a comment »

他不富裕 却慷慨助学

游文晃当过空军机械师,转业后成为仙游糖厂的消防队队长。一次救援中,他从火场3楼摔下,右膝髌骨严重受伤。伤愈后,他只身去新加坡打拼。1996年,当他成为一家新加坡工艺品公司的经理时,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踏上了多年的漫漫助学之路——丧父的女孩陈弘成了他资助的第一个孩子。

缘起

陈弘的父亲也是军人,当父亲在部队病逝时,陈弘还在念小学。孤儿寡母生活艰难。回国探亲的游文晃从昔日战友口中听说了这件事,几经辗转,主动找到了陈弘,提出要承担她上学的费用。这份责任,一扛就不间断,直到陈弘大学毕业成为教师为止。

14年来,游文晃资助的孩子遍布厦门、连城、仙游、浦城等地。“除了大企业家外,游先生是为数不多以个人名义捐款且额度较高的人。”福建省儿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苏先生告诉记者,基金会登记在册的官方资料中,游文晃通过基金会资助了27个孩子,其中续助14人。然而,实际人数可能更多,“据我所知,他个人还另外捐款捐物给很多孩子。”

坚持

长期资助几十名孩子上学不是一笔小花费,但对游文晃来说,这是一份放不下的责任。“我确实也有挺不住的时候。”游文晃告诉记者,他回国后除了做些小生意,大部分投资都在股票上。2008年股市不景气,游文晃损失惨重。他只好卖掉福津大街的一处店面,才周转出一些现金。

有人听说了他的情况,劝他少捐助几个孩子。但他就是不忍心放下他们不管。游文晃说他曾亲眼见过当地的孤儿一日两餐喝粥配咸菜,夜里睡在亲戚家的地上。想到这些,他就一定要坚持。

将错就错

有一年,游文晃资助的学生人数不减反增。游文晃笑说,他当时打开了一叠孩子们写来的信,其中有一个叫小英(化名)的孩子,“她是‘顶替’别人的。”原来,游文晃寄到当地学校里的钱原本是资助名叫小妹(化名)的女孩,然而学校老师却将这笔钱给了同样面临辍学的小英,游文晃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他收到小妹从石狮写来的信,才真相大白,“她说在服装厂打工,我一听就不对劲,去问老师,她才告诉我真相。”

游文晃“受骗”而生气,但眼见父母双亡、品学兼优的小英就要失学,他又心软了。他咬紧牙关,又挤出了一笔钱给小英。后来,小英在来信中这样写道,“游叔叔,我曾经为欺骗你而惶惶不安。我从没想过,资助者和受资助者间还可以这样敞开心扉,现在我相信了。”

心灵辅助

除了物质生活,在心理上,游文晃也给了孩子们很大的慰藉。每次都是游叔叔主动打电话关心孩子们,和她们谈将来的生活规划。有病痛,游叔叔就赶紧给他们买药。

孩子压力大,考完试后老忘了给游先生打个电话,反倒是游先生常常打来问孩子考得怎么样,告诉她考不好没关系,不要太累,下次再努力。

人生态度

游文晃不但助学,也做其它公益,只要在厦门,就经常参加社区里的各种志愿活动,像义诊、发传单、理发等等。”汶川地震发生后,一件事更是让盛炜感受到了游文晃的善良和实在,当时他在北京,接到社区发的募捐短信后,就捐了2000元。回厦后,他主动联系社区,又捐了1000元。事后,大家才知道他在北京已经向当地红十字会捐了1500元。”

游文晃不算很富有,他在厦门的家只是一套装修简单的三居室,一辆电动车是惟一的代步工具。他和妻子衣着简朴,又时候还穿着脚趾头破洞的袜子。

文章取自  http://pk.wuhan.net.cn/

Leave a comment »

台湾女自行车冠军奖牌后的辛酸

2010年11月23日,台北代表25岁的萧美玉在广州亚运会女子個人公路賽上,以黑馬的姿態奪取金牌。

萧美玉12岁时父亲病逝。当时“妈妈不要我们了,就走了,”弟弟萧世鑫说。从此,两姐弟一直靠着政府对低收入户的补助为生,“一个月只有几千块(新台币),有一餐没一餐的,吃住都成问题”。两人还在一户人家中寄养过一段时间,萧美玉上中学的时候,因为好奇去参加了自行车运动,没想到成绩不错,便开始了自行车运动生涯。

“不过刚开始蛮辛苦,教练和师母就会照顾我们,”美玉说,那个时候,两姐弟所有的吃穿用全部来自于比赛的奖金。“奖金不是每年都有的,所以有的时候会没有薪水,就过得比较苦,就要省吃俭用。”提起那段艰苦的日子,美玉眼泪一再地掉下来。美玉不仅要训练,还要照顾比自己小5岁的弟弟,弟弟坦言“比较依赖姐姐”,而姐姐的一席话更是让人心酸:“有的时候我很懒的,根本不吃的,只要弟弟不在家,就不愿意出去买东西吃。”

自行车训练是艰苦的。台湾没有室内场地,她便要顶着烈日、冒着风雨训练。萧美玉的教练徐瑞德说,萧美玉训练起来比较拼命,最长一次练过280公里的路程,刮风下雨都不会停止,不论如何都会完成训练规定的公里数。

看到姐姐这么热爱自行车,弟弟世鑫也耳濡目染,加入了自行车运动员的行列。不过,两姐弟平常打打闹闹,“骂来骂去的”。“弟弟骑不好的时候,我没有鼓励啦,就是笑他而已,”美玉大笑着说。有个这么好成绩的姐姐,世鑫非常骄傲。“上届姐姐参加亚运会已经有名次,我就已经以她为荣啦。而且现在我们有自己的房子了,是姐姐的奖金买的。”两姐弟也有着小小的梦想“能在更高水平的比赛拿更好的成绩,至少要突破自己,”世鑫说。

Leave a commen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