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1

罚单后的捐款

家庭突遭变故的陈姓单亲妈妈(中)被警察开罚单,员警体谅她生活困苦,替她募款。

台中市一陈姓单亲妈妈交通违规被警拦下,在街头大哭一小时,泣诉摆摊又捡资源回收,“一天睡不到几个小时,实在很累”。员警虽同情,仍依法开了一张六百元台币(约30新元)罚单,但默默替她募款,昨天转交一万七千元(约850新元)给她。

六百元罚单,换来一万七千元善款,38岁陈妇破涕为笑,“没想到警察会帮我,我想靠自己努力赚钱,但实在活得很困难。”她收下捐款又惊又喜,但谈起家庭泪水又夺眶而出。

她说,先生因工作劳累罹患肝癌,三个月前过世,目前靠做资源回收、在庙东夜市摆摊卖香肠与米肠维生,要养三个分别就读高中、国中、国小的子女,生意不稳定,有时仅赚几百元。 -。。。阅读全文>

Leave a comment »

赚钱助养小朋友

12岁的新加坡小女生严恩慧,有一个9岁的“little friend”叫Koy Han,是柬埔寨人。

恩慧没有见过这个朋友,只能凭想像画出她的模样。“我想她皮肤会比较黑,因为她得在太阳下耕作。她应该很瘦,长得也不高,因为她可能吃得不好,营养不足。”

2000年,恩慧刚刚进入美以美女子学校(Methodist Girls’Sch (Pri))念一年级,她就跟随父母和教会到柬埔寨当义工,帮助当地的乡村学校设立图书馆。 -。。。阅读全文>

Leave a comment »

一双巧脚

罗凤枝正在网上经营自己的淘宝店

【奇迹】

罗凤枝1984年出生于太原市清徐县吴村。由于先天没有双臂,一出生,她就被亲生父母无情抛弃,后来被一对善良的夫妇收养。不幸的遭遇和身体的残疾并没有使罗凤枝丧失对生活的信心,反而使她自小就养成独立自强和不服输的性格。为了不成为家人的负担,罗凤枝从懂事起就开始练习把脚当作手来用。然而,在很多人眼里,让脚来代替双手是不可能实现的。

经过20多年的艰难练习, 罗凤枝做到了。最初她用脚夹筷子吃饭,后来为了增加脚的灵活性她用脚夹黄豆、剥花生作为辅助练习,经常磨得一脚血泡; 。。阅读全文

Leave a comment »

柬埔寨反人口贩卖女斗士索玛里

索玛里从来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她5岁的时候,有一天父母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当时波博带领红色高棉统治着整个柬埔寨。索玛里在柬埔寨东部偏远林中的一个小村庄,依靠村民们的施舍和自己在林中找食生存下来。

9岁的一天,她被骗去跟随一个“爷爷”生活。知道上当时想逃跑却挨打。索玛里每天为他清理房间,洗衣服做饭。16岁那年,为了偿还债务,“爷爷”将她卖到了金边的一家妓院. 。。。阅读全文

Leave a comment »

买不到的快乐

面对再恐怖的褥疮,再肮脏的排泄物,谢亚妹都面不改色的帮忙料理。

57岁的谢亚妹一生为病人服务,当了39年的护士,这个月正好是她转任家护护士的第20个年头。 谢亚妹认为,最大的奖励来自病人脸上的笑容。“能看到他们健全的活下来,是金钱也买不到的快乐。

20年来,谢亚妹每天早上九点前一定离开办公室,背着至少有5公斤的药包,有时还手提一个,不辞劳苦,东奔西走,天天上门照料病人,平均一天服务六到七人,忙起来一天试过跑13个地方。

她被分配到美芝路、罗威路、明地迷亚路、加冷峇鲁路一带等六个邮区,病人大多是获家护基金大幅津贴的老弱贫困,其中一些长时间得谢亚妹照顾,把她视为亲人。 阅读更多 »

Leave a comment »

“寄养”的温暖

林长福(中)和符策意(右)仍与曾寄养他们家的彼得保持联系,听他倾诉心事。(程友明摄)

20岁的彼得(化名)从小在破裂家庭长大,14岁时更因父亲暴力对待,须与父亲暂时分开居住。

当时,他在新加坡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的“寄养计划”安排下,来到了林长福(58岁)和符策意(53岁)夫妇的家庭,与他们同住了两个月。

虽然事隔六年,两个月并不算长,他接受报章的访问时说:“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知道完整家庭是怎么样的,像是来到了一个新世界。那也是我第一次感到家庭的温暖。” -。。。阅读全文>

Leave a comment »

异乡的温情

梁靖2006年与先生从北京移居狮城,她处处遇到热心人,一点儿都不觉得孤单。(作者提供)

自2006年就随着丈夫从中国移民到新加坡的梁靖(36岁),异乡生活,一切从零开始,但她总是处处遇到热心人,一点儿都不觉得孤单。

两年前的一天,她当时怀孕7个多月,还不太习惯出门带雨伞,结果有两次,放工的路上,突然下了大雨,当时家人也不在身边,她只好站在路边等雨停。不过每次,她都还没等上几分钟,总是有陌生路人主动过来帮她撑雨伞。

第一次是位30来岁的本地年轻男士,手里拎着电脑包,显然也是刚放工。他见挺着大肚的梁靖站在路边遮雨棚内避雨,主动走过来,帮她撑伞,过马路时,他还将伞撑到靠近梁靖的那一边,最后等过了马路,梁靖安然无恙,但男士的身上却淋了不少雨。 -。。。阅读全文>

Leave a commen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