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中乾坤

chicken

“如果桌上有只白斩鸡,那么,皮滑肉嫩的鸡腿谁吃?”朋友当中,百分之百会给尤今同样的答案:“当然是给孩子吃啦!”

尤今曾看过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个母亲和8岁的儿子坐在一块儿用餐,孩子将自己所不喜欢的食物当成垃圾,毫不客气地甩到母亲盘子里;然后,叉子一伸,大模大样地从母亲那儿将他喜欢的食物取过来,毫不顾及母亲的感受。至于母亲呢,笑眯眯地任由他去。她像是绚丽的“棉花糖”,孩子任性地把她搓来捏去,她狼狈地失去了自己的“形状”,心里却还兀自甜着、甜着……

愚忠固然不可,愚爱也是万万不行的。

20世纪90年代初期,尤今到捷克旅行,有个真实的小故事,很深很深地触动了她的心。

当时,这个封闭多年的国家刚刚开放,物资匮乏,所有外来的物品价格不菲,而香蕉,正是昂贵的舶来品;因此,水果摊子上的香蕉,都是拆散成一根一根地摆卖的。这个动人的故事,是一个当地人告诉尤今的。

 有一回,他袋有余钱,决定买根香蕉给年过八旬的老妈妈解解馋。老妈妈看到那根黄澄澄宛若金条一般的香蕉,双眼立刻绽放出快乐的亮光;然而,看着、摸着,终究不舍得吃,趁儿子不注意,悄悄地藏了起来。傍晚,孙子放学回来,她才一脸喜色地拿出来,给他。孙儿看到这条宛若天上弯月的香蕉,两眼倏地射出兴奋的光芒;他看着、摸着,竟也不舍得吃,静静地把它藏了起来。天亮时,在工厂值夜班的母亲回来了,他才满脸得意之色地拿出来,给她。母亲看到这条好似金铸珍品般的香蕉,双眸霎时流出了温柔的笑意;看着、摸着,无论如何也不舍得吃。等到辛劳的丈夫回家后,她才献宝似的将香蕉拿给他。一家之主看到这香蕉经过“九曲十八弯”后,又回到自己手上来,眼泪不由得就涌上了眼眶。

在尤今的家庭里,老者永远排第一。最好的、最香的、最可口的,永远先给他们;其次,才是尤今夫妻俩;再次,才是孩子。

尤今认为,处于风烛残年的老人,人生道路已经走了大半, 还不该好好地让他们颐养天年,尽情享受口腹之欲吗?至于我们自己,天天为生活拼搏,劳神费心,还不该好好地宠宠自己吗?孩子年纪小,前头的路很长很长,要吃香喝辣,机会多的是,可为什么现在就把最好的、最香的、最可口的给他们?

在饮食这一码事上,尤今坚守一大原则。

如果她请亲爱的爸爸妈妈来家里共用晚餐,她一定会烹煮他们最爱吃的菜肴;如果她带他们上餐馆去,她也总会把桌上最好的东西先放进他们的碗里,其他的才轮到她和孩子们分着吃。

“长幼有序”这样一种美好至极的伦常关系,必须通过现实生活里大大小小的事件具体呈现,切切实实地渗入生活里的每一个细节,也只有这样,这个优良的传统价值观才能一代接一代地传递下去。

尤今的家里常常出现这样的局面:

桌上有鸡(或炸得金黄脆亮,或蒸得皮嫩肉滑),两只鸡腿,自炫自得地闪着碎钻似的油光。稚龄的孩子,手中拿着叉子,仰着头,问道:“妈妈,谁吃鸡腿?”
尤今一面把鸡腿扯下来,一面应道:“上一回,是你和弟弟吃;这一回,轮到我与你爸爸吃。”

说毕,便快乐地把肥嫩的鸡腿分别放到自己和枕边人的盘子里……

资料来源 :http://tieba.baidu.com/p/80852305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