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天使—黄牧师

黄明镇牧师

监狱天使说:“我永远不放弃他们。”

二十年来,黄明镇牧师跑遍台湾大小监狱,见过无数罪犯,面对外界人们眼中的「坏人」,他却持续无悔地付出耐心和关爱。

这么多年来,台湾报章杂志上只要有关重大刑犯或死刑犯的报导,总会引述黄明镇牧师的谈话。然而二十多年前,黄牧师放弃美国优渥的工作与薪水,返台投入监狱教化工作的背后,其实有着一段曲折动人的故事。

黄明镇毕业于中央警官学校,当了几年警官后,为想和同学一较长短,早日登上警察局长的宝座,于是赴美攻读犯罪制裁学;拿到硕士学位后,因缘际会又念了神学。(那是因为他从青少年时期起就出入教会。)刚念完神学院那年,他三十二岁。有一天他在事奉的教堂打扫完毕,一个人坐在台阶前思想前程,一位日本小姐走来说:「我们银行需要会讲广东话的人来帮忙。」为了有工作,黄明镇当下答应。原来日本住友银行华裔女经理请产假,需要一位懂粤语的人帮忙,黄明镇其实不太会广东话,只是在教会里听多了,多少懂一点,于是他从行员做起。

一年后,他升为银行训练官,可说连跳三级,前途一片光明。有天,教会弟兄拿了一张政府社会处服务部考试的报名表给他,说:「这很适合你。」他通过考试后,有朋友劝他不要走,说在银行任职比做社会工作要强,但他还是转往地方政府部门担任社工。黄明镇在加州社会服务部工作九年期间,工作顺利,心情愉快,妻子在美也有工作,两名子女都很乖顺。

直到有一天,《圣经》有段话感动了他:「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想到自己初中时曾受很多教友帮忙,黄明镇觉得应该回馈一下自己的故乡,于是和台湾的教会联络,打算利用返台两个星期的时间,关心一下台湾的年轻人。结果一下飞机,那句「被掳的得释放……受压制的得自由」便在耳际响起,他心想:「会不会是上主要我顺便做监狱的工作?」

他打电话给一位旧同学,也就是台北土城少年观护所的所长,然后前往为受刑人讲道。到第二站彰化少年辅育院时,有位年轻女老师过来自我介绍:「我是更生团契派来的驻院传道员,更生团契就是在台湾各监狱传福音……创办人是陆伯伯。」

女老师说:“陆伯伯是以前的典狱长,他提前退休,设立了更生团契。”那位老师要黄明镇返回台北后与陆伯伯联络,黄明镇心想不妨。返美前两天,黄明镇打电话去更生团契,联络上了陆伯伯。

两人见面后聊了许久,陆伯伯说,他年纪大了,像一部老爷车,现在开着还可以,但不知道哪一天会抛锚,他祷告了很久,希望能有人接他的棒。

「我想你就是要接我棒的人!」说着说着,他举起右手,用食指庄重地指着黄明镇。

「我真是被吓到了。」黄明镇回忆说。陆伯伯看他没反应,就说:「没关系,回去祷告祷告看看。如果有感动,就要顺服喔!」

黄明镇于是带着「沉重」的心情返美,在飞机上,妻子问他:「你不会回去吧?」他说:「不会。」他心想自己有一箩筐的理由不回台湾。

返美不久,他接到陆伯伯来信,说董事会已开会通过聘请他回台担任总干事,给他三个月的时间考虑。

黄明镇左思右想,自己在美有很好的工作,孩子也习惯美国的生活,妻子更需要就近照料在美的岳父母,「但是如果上主要派一个人去工作,哪里最需要我呢?」他忍不住自忖,自己经过中央警官学校、赴美留学等各种历练,懂得犯罪学,知道受刑人受苦,可以传福音给他们;团契创办人又是他的学长,说他是接班人……一切听起来理所当然。

于是他和家人及教会朋友们一起祷告。教会方面说没问题,而且允诺代为照顾他的岳父母。他的岳母则说:「父母的权力很大,但上帝比我们还大。」应该听上帝的。

1988年7月,黄明镇举家迁回台湾。20年来,他跑遍大小监狱,关怀受刑人及出狱的人,协助被害人走出阴影及帮助受刑人家庭重建,甚至还辅导过死刑犯。

外界看犯人十恶不赦,他却认为他们是欠缺爱和成功经验的一群,他说,监狱里龙蛇杂处,是个封闭的世界,受刑人要改变根本不容易,必须要有强烈的动机,刚巧遇上特殊事件的剌激,还要碰上重要「贵人」拉一把,否则很难。「有零星的人愿意悔改,我们就好好帮他。」

黄明镇感叹,台湾监狱一个教诲师要面对四百名受刑犯,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他常觉得自己在下游救人,上游却有一大堆人推小孩下水,「都是家庭问题!」他曾听许多犯人提及年幼时遭父母毒打,「有绑起来打、吊起来打的,乱打一通……我们同仁都掉泪。」

因此,14年前他决心创办少年学园,专门收容行为偏差的孩子,盼竹子没长歪之前适时予以矫正。他愿意张开双手拥抱他们,让他们读书。」黄明镇给他们爱,让他们疗伤止痛,为了建立他们的成功经验,更独树一帜教导他们骑一轮车。

因为日本犯罪学研究发现,会骑一轮车的孩子不会变坏。黄明镇信心满满地说,「一轮车讲究平衡,必须运用大脑、小脑,讲究平衡的结果,思想不会偏差,行为也就不会偏差。」

目前花莲少年学园第一期收容了五十名孩子,第二期正待展开,黄明镇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中学的辍学生变成毕业生,毕业后再成为大学生,「将来有一天,送他们出国留学,然后返回台湾。」他说:「我永远不放弃他们!」

 

By 张青 撰

取自:《读者文摘》

网络图片

 

敬请注意:在此网站出现的广告商游戏,每答一题均要收费,费用昂贵。绝对不要上当去玩!

The Quiz that appeared on this website is inserted by the Advertiser. DO NOT PLAY THE QUIZ. You will be charged heavily!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