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文字感化囚犯

李国民和白植才

当身躯被四堵冰冷的墙困住时,监狱里的囚犯往往就只能从文字里找到心灵解脱。

新智读书会自2001年起,每个月都会安排义工到男子和女子监狱学校探访两次,把阅读活动带到狱中,希望以文字感化犯人,协助他们走出人生阴霾。

新智文教发展协会会长李国民(48岁)透露,把阅读活动带到监狱,是从读书会到台湾的一趟书香之旅中得到的灵感。1998年,他们一行人前往台湾观摩当地读书会的运作,并有机会进入了台中女子看守所,目睹了高墙内导读《小王子》的读书会活动。

那次的经历令他们非常难忘,并从中得到启发,萌生将读书会带入本地监狱的念头。经过多次申请,他们终于获得准许,在2001年3月分别成立了男子监狱学校的“新绿读书会”,以及女子监狱的“新芽读书会”。

要进入监狱举办读书会,必须通过重重关卡,才能抵达监狱内部。每一次的活动为两小时,大约有八九名囚犯参与,由两三名义工带领导读。义工会先分配好文章段落,让不同的囚犯轮流朗读,然后再引导囚犯讨论文中的主题思想,并分享读后感。

李国民指出:“犯人从监狱释放出来后,除了读书会所送的书以外,其他物品一律不能带走。这凸显出导读活动所能起到的重要引导作用,因此我们在选书方面尤其谨慎,着重于挑选一些修身励志读物,给狱友传达正面信息。”

读书会义工在狱中导读过的书籍,就包括刘墉的《冲破人生的冰河》、何权峰的《拉自己一把,这是你的人生》、崔闰奎的《挡住你的是一张纸》、本地作家尤今的《永远的街灯》等。读书会还曾经邀请尤今前往监狱,与囚犯做近距离交流。

新智文教发展协会理事白植才(42岁)九年前初次加入监狱导读活动,他笑着坦言:“刚开始时,确实是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入监狱,脑子里担心着万一犯人突然发飙,那该怎么办?

“但和他们接触后,发现他们的学习态度非常正面,在课堂上的表现甚至于比监狱外的一些学生还更积极,很是惊讶。久而久之,我们义工本身也受他们的积极态度感染,从他们身上也获益良多。”

李国民也有同感:“也许是因为他们困在狱中,只能从学习中找到自由。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借用文字感化他们,希望他们记住在监狱里度过的这段时间,重返社会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由于监狱学校里并不提供华文课程,因此李国民和白植才也希望通过导读活动,在监狱里推广华文学习。

也许是因为人们向来对监狱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李国民和白植才在招募监狱读书会义工时,遇到不少困难。白植才说:“我们的活动在星期四下午进行,但许多人往往在周末才有空。加上一些人从来没踏入过监狱,难免感到有些害怕,因此在招募义工方面,确实有些困难。”

然而他认为:“我觉得人活着不应该只是为自己而活。所谓‘取诸社会,用诸社会’,我们应该做一些有利于他人的事情,才能有效地回馈社会。”

 

改编自联合早报2013年7月17日现在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