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的翅膀

圆梦的翅膀 291113

台上,亮晃晃的灯光打在她美丽得毫无瑕疵的脸上。这名身材高挑而仪态万千的女子姜馨田,就好像是一轮骤然从山里跳出来的太阳,四射的光芒扎得人眼睛发痛。台下数千名观众,绝对没有想到,在21年前,当她还不满周岁时,被诊断为失聪儿,绝望透顶的母亲曾把她抱在怀里,悲痛难抑地走向大海。咆哮的大海掀起的巨浪打湿了婴儿的双脚,婴儿尖锐的哭声唤醒了母亲混沌的意识。在乍然醒过来的刹那间,身为音乐教师的母亲,噙着眼泪,痛下决心:即使女儿永远听不到声音,她也要设法把悦耳的音符嵌入女儿的生命里。

此刻,这位绝处逢生的女子,以独特的手语对大家“说”道:“生命,总是有梦的,哪怕是一棵受伤的树,也要献出一片绿荫,哪怕是一朵残缺的花,也想献出全部芬芳……”

她的话,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历时两个半小时的表演《我的梦》拉开了序幕。 

金元辉天生失明,他没见过光亮,不识乐谱,凭着天赋,两岁弹琴,五岁登台,乐曲过耳即能弹出。那晚,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在他灵活的十指下,如溪水般潺潺流泻,在观众心里铺陈出一片醉人的温柔。

黄阳光生于广西山寨一个瑶族家庭里,五岁那年因电击而失去双臂。他以脚代手料理生活,从事耕耘,闲来还绘画编织。在《秧苗青青》这支充满了动感的舞蹈里,看他敏捷万分地挑着扁担,蹲、坐、起、跃 ;扭、转、摇、摆,轻盈得像只小鹿,活泼得像只羚羊。

张佳欢出世时,医生沉重地叹息:“她脊椎肌肉萎缩,最多只能活上一两岁…… ”然而,迄今15岁的她,却在生命之页屡屡谱写奇迹,她,无法站立,却能在大海里游动如鱼;她没进校园,却靠自学修读大学课程;她学英语、德语、意大利语,只为了能以多种语言演绎异国歌曲的内容。当晚, 她以英语演唱的两首歌曲《雪绒花》和《剧院魅影》,音域宽广,歌声甜美得仿佛淌着蜜糖。当她,神采飞扬地引吭高歌时,轮椅上那萎缩的身子,高大如一巨人。

最绝的是艺术总监邰丽华,两岁那年因发高烧注射链霉素而导致失聪,上聋哑小学时,受律动课老师的影响,爱上了舞蹈。在《白舞鞋——我的自白》一文里,她忆述自己曾发狂地渴望拥有一双白舞鞋,可是,为了带她治病,母亲辞去了工作,全家四口只靠父亲微薄的收入过活。父亲洞悉她的愿望,在她七岁生日时,给她买了一双舞鞋。为了练舞,她全身跌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为了不让妈妈担心,长年穿着长裤来遮盖身上的伤痕……

这晚,她的独舞《在之灵》,确实已臻于艺术的化境,双臂柔若无骨,身体软如云絮;舞姿轻灵、轻盈、轻俏、轻巧 ,如深山的月光、如树梢的微风、如荷叶的圆露,让人如饮甘醇,醉得难以自抑。

站在台上的每一个表演者,背后都有一个悲酸的故事。他们原本是不幸的,但是,他们的双亲,以厚重如山的爱为他们铸造了一只无形的翅膀,而他们所生长的社会,又以宽阔如海的胸襟,为他们塑造了另一只翅膀。

这双翅膀,带他们飞越了重重的难关,让他们在艺术的天地里,展现了生命的价值。

取自:《读者》2006年第23期     作者 :尤今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