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捐受赠人 代替恩人照顾癌妈

王律淵与王鵬富

妇人董懿萱三年前捐出脑死儿子曾一宸的器官;去年她罹癌,儿子器官的受赠者王鹏富、王律渊,轮班陪伴喂食,待如亲母。董妇丈夫曾庆云说,「上天让我们夫妇失去一块宝石,却得到两块珍玉」。

「一宸换给我这颗心脏,我要发挥百分之两百的生命力贡献社会」。王鹏富说,他没想到贡献的第一件事,就是替一宸照顾罹癌的母亲,「尽孝,是应该的。」

21岁的王鹏富罹患先天心脏病,18岁时的心脏已像七、八十岁,功能逐渐衰竭。20岁的王律渊小时候身体奇差,小一时健康检查,赫然发现血尿、蛋白尿,肾脏已经萎缩,小四起就洗肾。两人健康日走下坡,「等待换心、换肾的日子,每一分钟都是煎熬」。2011年5月,15岁的曾一宸因意外脑死器官捐献,两人受惠重获新生。

曾庆云说,2011年他们提前庆祝母亲节,全家聚餐,隔两天,年仅15岁的独子一宸发高烧不慎跌伤脑死,事后回想,那次餐会好像是一场「告别会」。

他表示,儿子捐献器官隔年的母亲节,在追思会上相认的王鹏富、王律渊,竟不约而同来他们家,为妻子庆祝母亲节,妻子感动地说「感觉像孩子回来了」。

去年妻子发现罹患末期肺腺癌且转移脑部,一年来不断进出医院,一年多来,王鹏富、王律渊晚间轮班照顾,一个排一、三、五,一个二、四、六,喂食、按摩,无微不至。

曾庆云说,三家就像一家人,「老天收走我一个孩子,就派两个孩子来弥补,这种缘分很棒。」

一般器捐,医院为免横生枝节,不会透露捐赠者与受赠者。不过「缘分」很奇妙。三人相认,只能以「母子连心」解释。

董懿萱说,儿子离世隔年,她参加高雄长庚医院追思大会,踏进会场,一眼看到王鹏富,很自然走向他,「你的心脏好像是我儿子的」,接着核对捐赠与移植时间,证实了她的「直觉」。

王律渊当年由母亲代表出席,王母从追思会手册上器捐与移植时间,认出捐赠者是董懿萱儿子,「我儿子的肾脏是你儿子捐献的,很感恩」。两个母亲泪眼相对。

曾庆云说,冥冥中好似注定的因缘,巧的是,他们三家的住处也具地缘关系,骑车十分钟就到。

他表示,妻子住院时,这两个「儿子」帮忙分担很多,他和妻子心存感恩,没想到儿子遗爱人间,却串连起三个家庭的爱。

取自:联合报︱2014-05-02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