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陪伴,让我从放牛班到博士班

图片来源:黄建宾 摄

图片来源:黄建宾 摄

张新玮曾是成天混流氓、打电动、甚至把爸爸压在地上打的放牛班学生。他从技职体系一路念到中央大学博士班,如今在某大医疗器材公司担任研发工程师,身上拥有六项每个价值百万以上的专利发明。当初参加硕士班面试时、瞧不起他技职出身的国立大学教授,应该很难想象他有这样的转变。

国中我不想念书,很叛逆,一天到晚跟父母顶嘴,因为我讲什么他们都不听。高中考到公立倒数第二的木栅高工,父亲说既然念书不行,技能要练好。我家住北投,他天天接送我到木栅上下学,五点一下班他就站在校门口等我,跑也跑不掉。三年来每一天都这样,风雨无阻。上高中以后,爸爸就没再对我发脾气,他知道没有用、不如用讲的。每天我们在车上聊天,他不再是威严的爸爸,比较像是亲近的朋友。

我念木栅高工机械科,学到一些技术,考了两张证照,爸爸鼓励我去报考职训局专班。高二我代表学校参加技能竞赛得到台北市第二名,慢慢觉得读书很好玩,以全校第六名毕业。后来考上亚东技术学院机械科,慢慢培养出主动学习的习惯。我曾到机械工厂打工,评估自己不适合那个环境;后来老师带我们参观医院,发现研发的辅具义肢可以应用在病人身上。我觉得满好玩的,想继续念书,后来考上长庚医学院复健科学研究所与中央大学机械工程博士班。

硕士班面试的时候,某位国立大学的教授看到我从技职上来,很怀疑的问:「你英文行不行啊?!」考中央博士班本来每人面试时间十五分钟,十一位面试老师对我都很好奇,总共问了一个多小时,从看不起到刮目相看。从技职上来还是可以转,英文真的很烂就要肯吃苦、慢慢K上来。

父亲书念得不多,有功课或推甄的问题他就叫我问老师和舅舅,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他不会假装自己什么都行,养成我很独立的个性。

国中的时候我想当警察,有一天回家就看到桌上有一份警专的报考简章,才知道他特别跑去警察局帮我拿,很感动;他会跟我讨论事情,两人意见难免不同,有时最后他会说:「失礼,我当初没有听你的话」,他不摆架子,会把我的话听进去。他说过,要是我念不来就去开公车;但我考上博士之后他在亲戚聚会讲话就很大声。父亲一路用朋友的方式陪伴我,理解我,对我信任但不放任,所以很多事情我会听他的意见,但决定权在我,我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他。

(采访整理/李宜蓁)

取自:亲子天下25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