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个念,我终于可以回家

李崇建

小五时妈妈离家出走,只有缺钱才会回家骗爸爸的钱;家里四个小孩在25岁前没一个是好孩子。「千树成林」创意作文创办人李崇建恨了妈妈20年,直到32岁学了心理咨商,因为一份画家庭图的作业,才与妈妈展开和解……

小学五年级,我妈妈就和她的朋友离家出走。在此之前,她常带一些我认为不男不女的朋友回家,抽烟、喝酒。我和妈妈说:「你都带坏朋友回家。」她却劈头打我,还把我关到顶楼的房间。

一个下着滂沱大雨的夜晚,妈妈又晚归,爸爸冒雨出门找她,就在我担心着爸爸会不会被车撞死的同时,他带着烂醉的妈妈回家了。不醒人事的妈妈不断的呕吐,三个小孩哭着跪在她面前,只有我待在房间里。三弟来敲门:「我们都在外面求妈妈不要再这样了,大哥你也来跪着好不好?」我只有一句话:「我睡着了。」可是我很清醒,对着墙壁告诉自己:「我不认这个妈妈。」

我从今以后就是不要这个妈妈。但爸爸一直不死心,他拖了12年才离婚。即使因为我和妈妈的朋友呛声,她朋友找了刚出狱的杀手到我家来杀我;即使妈妈只有缺钱才会回来骗钱,爸爸还是要这婚姻。我很生气,劝他离婚,爸爸却说:「家就是要大家聚在一起。无论她做什么,她还是你妈,我会把她拉回家来。」

教育家爸爸与问题孩子们

爸爸是教育工作者,在我青少年时期,却要面对校长的质疑:「你是辅导主任,孩子却这么差劲,你是怎么教的?」爸爸只好把我转学。我也想当个好孩子,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没有能力。我觉得我很边缘,常常沮丧、失望,但是又充满力量,精神状态就是走在边边。

而我和爸爸也处不好。我从小没过过生日,爸爸总说,我们穷人家不过生日。可是在我20岁那天,他帮我买了个蛋糕。你知道吗,一个从来不敢接受爱的孩子,当爸爸突然给了我关怀时,我却别扭起来:「我不要,为什么要给我买蛋糕?」莫名其妙的别扭,蛋糕我一口都没吃,大门一甩,就离家了。

我渴望又讨厌人家爱我。爱那么温暖,为什么不愿意靠近?因为我在冰冷的环境太久了。突然把我放在温暖的场域里,不是我不要,而是我不习惯。

妈妈的离家,让我的内心一直很孤独,我曾经想象过这样的画面:当我觉得孤单时,妈妈跑来紧紧抱住我。但是当我看到别人的妈妈抱着小孩,我会哭,非常的难过,那是失去妈妈的人共有的哀伤。

32岁时,任教的中学派我去上萨提尔咨商课程。当时我对心理咨商很反感,总觉得心理学就是去刺探别人心里的缺憾。可是当天去上课,我就被震撼:看到咨商老师的宽宏和关怀,不逃避也不指责的说话方式。我全身激动的颤抖,原来有人可以这样说话。

我决定去学心理咨商,当时全部的存款只有20多万(台币),我就领了6万元去学。两年时间,每个月到成功大学和精神科医师、社工师谈话,在谈话过程中,我已经可以理解我妈。我的心被打开,可以自觉自己的难过、失落和遗憾,我有能力检查这些情绪从何而来。

找到家庭图的最后一块拼图

在咨商课程中有个作业要画家庭图,所以我打电话给妈妈。她离开家二十年,我第一次主动和她联系,听到我的声音,她很讶异。

那通电话讲了三小时,就从了解家族开始。因为学了咨商,我对妈妈的态度改变了,不再带着质问与质疑,她的火气也就没那么大。她提到正在做义工,帮助弱势家庭的往生者洗大体,因为她要赎罪。我好难过,告诉她,虽然我不认同她过去的做法,但我不认为她有罪,请她不用太苛责自己,「我很尊敬我们能一路走过来,直到现在。」她在电话那头哭了,并且向我道歉。

我甚至告诉她,我欣赏她,因为一路走来,在那样艰难的处境里,不管她喜不喜欢,她仍以这样的形式活着。

转个念,我走出伤痛,和妈妈和解。今年过年,照例全家会先到亲妈家送红包,再回家和爸爸及后妈一起围炉。我终于可以享受得来不易的家庭关系。

摘录自:亲子天下杂志 20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