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我唯一能做的

141121 宽恕

伊玛奇蕾,卢旺达西部基布耶省马塔巴村的一个小姑娘。住在基伏湖畔,家中有父母亲,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一家人生活安定和睦。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打破了原本平静的乡下生活。

卢旺达由胡图人、图西人和特瓦族人组成。其中胡图人占五分之四以上,图西人将近五分之一,其余便是特瓦族人。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胡图人,图西人之间曾发生了严重的种族斗争。

一次上课老师迟到,方得知国内发生攻击行动,一群居住在乌干达的图西叛军越过边界,试图打回国内,夺取政权。这为伊玛奇蕾而言无疑是一种危机。因为她也是图西人,而班上五十名学生中,只有三人是图西人,她为是图西人而感到羞愧。

消息一传出,人们便将叛军士兵进行无限丑化,导致许多人心中产生无限恐惧,试图报复,这为伊玛奇蕾和其他图西人而言更是危险。

不久,伊玛奇蕾回到家乡,父亲遭到逮捕,而下达逮捕令的竟是父亲最好的朋友——卡巴伊市长。还好几天后父亲便得到释放。伊玛奇蕾返回学校继续学业。

1991年,伊玛奇蕾获得布塔雷国立大学的奖学金,圆了她的大学梦。但大学生活并不平静,胡图民兵时常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扰乱人们的正常生活,电台广播也总是播放和报道不属实的信息,蛊惑人心。大大增加了彼此之间的民族仇恨。

由于父母的思念,伊玛奇蕾便返回家乡,而这一次的回乡探亲也成了他们家庭的最后一次相聚。

一场种族灭绝的大屠杀在1994年的4月7日,已徐徐拉开了序幕。

民兵包围了伊玛奇蕾所在的村庄。很多人都逃到她们家避难。形势越发严峻,父亲便要求伊玛奇蕾到穆林齐牧师家避难,这一分别,竟成了永远的离别。

穆林齐家有十个孩子,同时穆林齐牧师与其父亲也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牧师先将伊玛奇蕾连同其他六位年龄不等的人藏在他家的天花,而后又转移到他卧室的卫浴间。这卫浴间约长4尺,宽3尺,六个挤在一个如此狭小的空间的确是一种折磨。但迫于逃命,不能发出任何声响,否则,便极易引来民兵,带来杀身之祸。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需要长时间的保持一种姿势,忍饥受渴,燥热万分。实在难以用言语表达。

在卫浴间的三个月,伊玛奇蕾由浮躁、恐惧、抱怨中渐渐平静下来,试着去祈祷,与天主沟通,将所有的一切——他的父母,哥哥,弟弟,并亲朋好友完全托付在天主手中。虽有几次与民兵只有一墙之隔,并对民兵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之时,他紧握父亲送给好的念珠,专心颂念玫瑰经,祈求天主的保护,有惊无险!

两个多月后,他们终于在牧师的帮助下,成功逃到了法国部队的营地,获得新生。当得知其父母,二哥及弟弟已经被杀害时,她的心充满了无限的挣扎,她为失去亲人而悲伤,亦为有如此勇敢的亲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情况渐渐好转,反叛军队最终夺取了政权。而后,伊玛奇蕾果然在她不断努力后,在联合国开始了她的工作。当她回到家乡听别人述说她亲人如何英勇,如何惨遭杀害时,她的心情再沉重不过。而最让她难以承受的是那杀害她亲人的刽子手竟是她的邻居,她的友人。

祈祷中,由无法接受现实,内心充满仇恨,而后逐渐转变成一种平静,一种释放。当见到杀害他父亲的凶手时,她恐惧那人的表情——蓬头垢面,削瘦憔悴,伤痕累累,满而脓疮。想到他被魔鬼占据心灵而任意妄为,伊玛奇蕾轻轻碰触了那人的手说道:我原谅你!并对基布耶市的新市长平静的说道:宽恕,这是我唯一能做的!她深刻的认识到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唯有宽恕才能化解仇恨。

sina.com.cn/s/blo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