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岁警嫂痴守植物人丈夫23年

汤琳将石世斌一步一步挪到轮椅上。

汤琳将石世斌一步一步挪到轮椅上。

51岁的汤琳收拾行李又准备来武汉了,她不是来游玩的,她是来为她的爱人寻医问药的,这样的日子,汤琳已经度过了23年。23年前,汤琳当警察的爱人石世斌因公成为植物人,汤琳独自带着年幼的儿子,执着坚守在丈夫病榻前。在她悉心照料下,原本不能活动、不能说话的丈夫可以自己吃饭,还能说出简单的语言。

去年12月29日,记者在大冶一家医院的病床上看到,石世斌脸色红润,嘴里不时蹦出几句话,汤琳为了让丈夫晒晒太阳,将他架在自己身上,一步一步帮丈夫挪倒轮椅上,这一幕让人肃然起敬。

汤琳说,丈夫是黄石市大冶市一名乡镇派出所的警察,1991年3月9日,因公受伤,经过医生的救治,虽然捡回一条命,但从此以后,丈夫卧床不起,成了植物人。

“天都塌了,以后怎么过啊!”汤琳说,丈夫出事时,自己才28岁,在大冶一家幼儿园上班,儿子石剑也只有6岁,生活将是异乎寻常的艰难,想到这些,泪总是不停流。

汤琳说,她是个坚强的人,虽然家里不幸,但是,只要丈夫还活着,孩子就有父亲,家就是完整的,所以,她要将这个家支撑起来。

汤琳真是说到做到,躺在病床上的丈夫一动不动,年轻美貌的汤琳,不时总有仰慕者向她传递爱意,可是,这一切都抵不上维护一个完整的家在汤琳心中重要,她拒绝了所有爱慕者,认真地照顾着病榻上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

汤琳说,她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家里和医院,来回跑,2001年,儿子得病来武汉治疗,她将丈夫弄到武汉,在医院附近租一个小房,一边照顾丈夫,一边照顾儿子,不过让她欣慰的是儿子的病好了,植物人丈夫居然醒了,自己还能吃东西,说些简单的语言。

“丈夫才从武汉回来在大冶住院。”汤琳说,去年元旦,丈夫在吃菜薹时卡住了,被送到武汉急救,经救治,病情得到稳定,又送到大冶一家医院继续住院治疗,她经常来武汉寻医问药。汤琳说,新的一年已经来到,她希望丈夫会一天天好起来。

23年的痛楚历历在目

1991年3月9日,星期六这一天对汤琳来说是个非常特别、非常痛苦的日子,这一天,汤琳永远不会忘记。

汤琳说,她丈夫在大冶一个乡镇派出所任副所长,他们家在大冶城区,丈夫工作忙,一般都是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有时候甚至半个月一个月才回来,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的日子。

“他说了回来送我礼物的。”汤琳说,3月8日,国际妇女节,她上班时接到丈夫电话,说当天不能回家,星期六回来补送礼物。

汤琳说,第二天,她下班回家后,丈夫都还没有回来,因为丈夫的工作性质,她开始也没有多担心,到了晚上8时许,她看到4辆警车开到她家门口,公安局好几个领导都来了,她心里一惊,是不是丈夫出事了。

原来,石世斌因为连续工作多日,身心疲惫,中午吃饭后,下楼时不小心摔倒在地。当时没有发现异样,只是头有些疼,石世斌也没有当回事,准备中午休息一会,下午交代完工作就回家看望妻子和孩子。但这一睡他就再也没有醒。

直到晚上,石世斌被同事发现躺在床上不动,并且大小便失禁。同事立即将他送到医院抢救。可是,一切都晚了,命虽然救回来了,人却成了植物人。

23年的守无怨无悔

当时28岁的汤琳,面对着一个艰难的选择,丈夫成了植物人,医生都说醒来的机会几乎为零,还有年仅6岁的儿子需要抚养成人,家庭的重担一下全部压在汤琳身上,是离开丈夫,另组家庭,还是一个人带着孩子照顾丈夫。最终,汤琳选择了照顾丈夫,这一照顾就是23年。

汤琳说,家里遭遇噩运,她的泪都哭干了,但哭是没有用的,日子还得继续过,她心里想的就是年幼的儿子不能没有家,不能没有父亲。只要自己守着丈夫,这个家就是完整的,孩子就有父亲。

“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丈夫。”汤琳说,她当时只有28岁,长相也算出众,不乏追求者,有些亲戚朋友也劝她再找个男人,成个家,未来的日子还长,就这样会非常苦的。可是在她心里再苦也要坚持,她要好好陪在丈夫身边。

汤琳说,从此以后,她的生活就成了两点一线,家里和医院,每天在家带好孩子,送到学校去上学后,她就赶到医院照顾丈夫,每天帮丈夫擦洗身子,让一个长期躺在病床上的人硬是没有生过褥疮。

汤琳几乎成了全能型护理人才,她怕丈夫肌肉萎缩,学会了按摩,为了保证丈夫干净的容貌,她学会了剪头刮胡子,甚至都成了半个医生,她经常找些植物人治疗方面的书看。

在医生的治疗下,在汤琳的精心照顾下,奇迹还真的发生了——石世斌醒了!

23年的月悲喜交加

2000年底,躺在病床上9年的石世斌醒了。

“丈夫真的醒了。”汤琳说,2000年底,躺在病床上的丈夫眼睛突然睁开了,她当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可是被医生判了“死刑”的植物人,她大声地喊道:“毛毛,毛毛,你醒了吗?(石世斌的小名)”。

汤琳说,丈夫真能听见她的声音,眼睛还眨了眨。医生赶来后也特别意外,都说这是一个奇迹。

汤琳说,她不甘心丈夫这么年轻就一辈子躺在病床上、无言无语,她要让丈夫醒过来,慢慢恢复。她带着丈夫到处看病,大冶、黄石、武汉等大小城市的医院都有她的足迹,为了更好地为丈夫看病,她将丈夫带到武汉同济医院治疗,病情有所好转后,他们回到大冶休养。

石世斌醒了,这个悲伤的家庭好像看到了希望,然而,一场更大的灾难再次降临到这个不幸的家庭。

汤琳说,2001年,儿子石剑得了肾病,生命垂危,挽救儿子的生命成了家里最大的事,必须把他送到武汉治疗,可是,两个病人,自己也分身无术啊!

“我带着丈夫送儿子去看病。”汤琳说,她在同济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小屋,将丈夫安顿在小屋里,白天在医院照顾儿子,晚上回来照顾丈夫,每天就这样来回奔跑,虽然很累,但是,儿子的病治好了,丈夫的病情也在逐渐好转,付出的一切都值得。

汤琳说,丈夫现在好了很多,能说几句话,在人搀扶下还能走路,儿子也参加工作了,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她也变得非常乐观。汤琳说,过去的种种苦难她都熬过来了,现在一家人的情况也都在逐渐好转,她希望在新的一年里,丈夫会再一次出现奇迹,病情得到好转,那就是对她23年所吃的苦的报答。

 

来源:http://www.chinanews.com/sh/2015/01-03/6930924.s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