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阿公、阿妈的故事

徐賓諾 紀歐惠 1

「挪威是我们的祖国,台湾是我们的家。」这是徐宾诺与纪欧惠夫妇的共同心声。

谈起埔里的“阿公、阿妈”,埔里人几乎无人不晓。两位从四十多年前先后来到台湾,就发愿用全部的爱心照顾病患与偏远地区的原住民部落,为他们奉献出最宝贵的岁月与爱心,这份无私的关怀,让当地人深深推崇与尊敬。

身形高大的徐宾诺于1923年出生在挪威南部的康斯谋,孩童时代曾在教堂里听宣教士说有个叫福尔摩莎的美丽小岛,因此有一个心愿,希望能到东方的中国去传福音。

年长后则选择当一名护理师来服侍病患。加入挪威协力差会、担任服侍善工的他,于1952年来到当时政治局势十分紧张的台湾,先后在马偕医院与新庄痲疯病院服务,建立少年「中途之家」,接着又前往韩国孤儿院担任负责人,在1956年埔里基督教山地中心诊所(埔里基督教医院前身)成立后,受邀返台在南投展开长达数十年的医疗传道生涯。

主要服务原住民的诊所在草创之初,其卫生环境与生活医疗物资都十分贫乏,十五人住的病房往往挤上六、七十人,让当时院长谢纬十分担心肺结核疫情会更盛行,而开刀房又位于主要道路旁,每每往来人车经过便会扬起大片尘土,让医疗人员十分头疼,之后在世界展望会与教会人士积极募款之下,才得以在空旷的台地上建立竹子医院与教堂。

阿公回忆那段岁月,对于当地交通之不便与原住民的热情印象都十分深刻,因为当时物资极为缺乏,所以阿公都会在教堂里放置一篮鸡蛋,让往来的原民同胞能够自行取用补充营养。

徐賓諾 紀歐惠 2

1960年代,小儿麻痹在台肆虐,引起世界卫生团体关注,当时在美国担任麻醉医师的纪欧惠,得知挪威协力差会需要一名专业麻醉医师后,便来台担任医疗宣教士,她先后为屏东与埔里基督教医院引入先进的麻醉技术,对小儿麻痹症的矫正手术有极大的帮助。

虽然阿公阿妈都是出生在挪威南部,但素昧平生的两人却在离故乡半个地球远的台湾相识、相恋,并决定在埔里服务、贡献自己的所学。

让阿妈最深记于心的,便是看到一名12岁的小儿麻痹患者,不顾伤口的疼痛与脚上的铁架,努力站起来的情景。「他站起来了,而且还走了几步路,他努力做到一个人的样子,而不是像蛇一样在地上爬!」阿公与阿妈深信上主造人就是要让人站起来,所以他们积极向国外募款、成立「小儿麻痹之家」,努力让病童站起来,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徐宾诺与纪欧惠在埔里从事医疗奉献的前几年,台湾除流行小儿痲痹症,也常见痲疯病与肺结核,而当时竟连一所护理学校都没有。为了让病患得到妥善的照顾,他们便自行训练护理人员,以解护士荒。此外,当时各部落多不习惯与外籍人士接近,他们便学习当地的母语,以求拉进彼此的距离。由于真诚用心,终于打进了部落的生活圈,及时挽救了濒临重病边缘的族人。

来台前十年,徐宾诺与纪欧惠就获颁「好人好事」表扬,可见他们对地方医疗的投入,已成为当时的美谈。随后,他们继续怀着济世救人的精神,日复一日地付出所有时间,直到今日,仍是当地人深深感佩的外籍天使。

 

来源:

http://www.newtaiwan.com.tw/

http://www.laijohn.com/

网络照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