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红盒子陪伴李先生工作到终老

 李光耀直到上个月入院的前一天,每天都使用的红盒子。据多名曾与他共事的官员回忆,这个红盒子跟着他很多很多年。(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李光耀直到上个月入院的前一天,每天都使用的红盒子。据多名曾与他共事的官员回忆,这个红盒子跟着他很多很多年。(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曾任建国总理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的教育部长王瑞杰在一篇题为《李先生的红盒子》(Mr Lee’s Red Box)的追悼文章中写道:红盒子装着李先生不同时段在处理的事务。这么多年来,它装着他的材料、演讲初稿、信函、阅读资料,以及各种各样的问题、感想和观察。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李光耀先生有个红盒子。在我担任李先生的首席私人秘书时,我每天的生活基本就围绕着这个红盒子。李先生每天进来工作前,这个上了锁的红盒子在早上约9时已经先送到办公室了。

据多名曾与李先生共事的官员回忆,这个红盒子跟着他很多很多年。它是个长方形的大公事包,约14厘米厚。红盒子是源自英国政府,那里的部长用红盒子运送政府文件。我们早期的部长也有红盒子,但李先生是我所知唯一多年来还一直使用红盒子的人。我1997年开始为他工作,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使用红盒子。它虽然称为红盒子,但其实是深酒红色的,像国会座椅的颜色。

红盒子装着李先生不同时段在处理的事务。这么多年来,它装着他的材料、演讲初稿、信函、阅读资料,以及各种各样的问题、感想和观察。例如,他在准备回忆录时,红盒子就装着他的多份初稿往返于他的住所和办公室,上面写满了他和李夫人的批注。

很长一段时间里,红盒子内的其他惯常物品还包括有他口述指示和想法的卡带,以备之后誊写成文本。好些年前,他改用数码录音机。

红盒子里装有各种物品,譬如和外国领导人交流的信函、有关金融危机的观察、给总统府员工的指示,甚至是有关他在高速公路上看到的一些树木的问题。大家都知道李先生对他眼见耳闻的每件事物都保持极高的警觉,当他发现什么问题时,譬如一棵病怏怏的雨树,红盒子里就会出现一张便条。

我们没法预料李先生会提出什么问题,可能是在新加坡发生的事,也可能是国外的事件。但我们可以确定一点,它永远都是有关这些事将如何影响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我们又能如何提前准备。红盒子里头,总是关于如何为所有人创造更好的生活。

我们立即投入工作。李先生的秘书把他口述的指示誊写出来,我再跟进这些需要不同政府部门协作的指示。我们的目标是在李先生进来办公室前,尽可能多做一些。

当我们忙着的时候,李先生就在家办公。例如,在我为他工作期间(1997年—2000年),亚洲金融危机摧毁了本区域不少经济体,引发政治变动。当时情况很紧张,没有人能预知局势将如何发展。我时常会接到他的电话,要我去查一些资料,或安排会见金融专家。

早餐是不加糖水的豆花

我为李先生工作那些年,他每天的早餐是一碗不加糖水的豆花,那是每天早上装在餐盒里,从李先生家附近的熟食中心送去他家的。佐餐的是室温的水。李先生早餐不喝咖啡或茶。

李先生进办公室时,红盒子里的工作就等着让他检查,然后他就再给我们一套指示。

从这一刻起,一天的工作就按部就班地展开。李先生阅读文件和资料、查阅电邮和会见访者。我有幸旁听他的每一次会见,他之后会问我有什么看法。这让我得用心留意会谈时他的每一句话,我从李先生身上学到很多。

晚上是李先生的运动时间。李先生也谈过他大量且有纪律的运动习惯,包括跑步机、划式锻炼、游泳和步行,他运动时也全神贯注地听晚间新闻或他的华语练习磁带。他有时还在运动时接听电话。

他那时已经70多岁了。近年来,李先生的腿不那么稳健,运动也就简单了些,但他仍坚持运动。自从2011年卸任内阁资政一职后,李先生在运动时更放松了。他不再专注于听新闻或者接电话,而是和员工分享他的个人经历或是说些笑话。

李先生运动时,我们这些在办公室里的人就利用时间,再次专注于红盒子,把一天的工作准备好,让李先生晚上带回家。我根据白天发生的事和他的指示,尽量把他可能需要的资料准备好。有时,花的时间比我预想的长,偶尔我就让保安人员迟些再回来取红盒子。

李夫人还在世时,她会在傍晚来到总统府,与李先生共度几分钟的时光,两人就坐在一起,看看他们种爱的总统府里的树。他们聊的,同其他老夫老妻差不多,讨论晚餐吃什么或或者孙子孙女的情况。

然后李先生、李夫人和红盒子就回家去了。晚餐后,他们喜欢很长的散步。李先生当总理时,他会在李夫人散步时骑脚踏车。见过的人都说“是老人骑的那种脚踏车”。我们在总统府工作过的人都不记得他换过脚踏车。他晚年时身体虚弱后,就不骑脚踏车了,但我相信那辆“老人脚踏车”肯定还在某处。

晚餐和晚间散步后,李先生就又开始工作了。这时他就会打开红盒子,翻阅我们在办公室时放进去的文件。

李先生的书房是由儿子的旧卧室改装成。他的书桌是一张很简单的木桌,上面有一片玻璃板。玻璃板下面是家庭纪念物品,包括现任总理国民服役期间的一张照片。当李夫人还在时,她会在他工作时,一边阅读一边陪伴他。他们喜欢播放古典音乐。

李先生担任总理时,他一般上凌晨3时30分就寝。成为内阁资政后,他也是凌晨两时过后才睡。如果隔天要出国进行正式访问,他可能在凌晨1时或2时就寝。

新加坡人熟睡时李先生仍全力在工作

每当深夜,新加坡人在熟睡时,李先生经常全力在工作。

在睡觉前,李先生会把完成的工作都放回红盒子,清楚标明希望我们办的事。他每天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红盒子放在书房外。隔天早晨,值班的保安团队就会拿起红盒子,交给在办公室等待的我们,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我想分享另两件同红盒子有关的事情。

1996年,李先生进行血管成形术(angioplasty),植入支架。这是他两个月以来的第二次心脏手术,之前扩张心脏动脉手术效果不佳。手术后,他进入加护病房接受观察。当他苏醒过来、刚能够在病床上坐起来时,他就叫来保安团队。保安急忙跑去问他需要什么,这时李先生说:“你能把红盒子递给我吗?”

即使在那个时刻,李先生第一个念头是要继续工作。保安连忙把红盒子拿进去,李先生说他要开始工作。护士告诉保安说,病情和李先生相似的其他同龄病患都安心休息,什么都不做。李先生当时72岁了。

2010年住院期间李夫人过世了

2010年,李先生又住院了,这一次是胸腔感染。他住院期间,李夫人过世了。李先生曾讲述过李夫人过世给他带来的悲痛。他刚能出院,就赶去看望在总理官邸斯里淡马锡的停柩。

那天夜里,医生嘱他赶快回到医院,但他问保安能否带他去新加坡河。当时夜已深了,李先生仍在哀悼中。他的保安团队赶快给这位痛失妻子的丈夫一点安静的时间独处。

当李先生在新加坡河岸边漫步,就如两人在李夫人还在时有时会一起漫步那样,他突然停下脚步,叫保安过去,然后指着河上漂浮的一块垃圾问道:“你能不能拍张照?我明天会告诉我的首席私人秘书要怎么处理。”照片拍好后,他回到了医院。

我那时已经不是李先生的首席私人秘书了,已经转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继续李先生从1990年代末就开始的工作,继续加强我们的金融监管体系。我猜想,李先生应该是关于保持新加坡河清洁的反馈。我也猜,拍下的照片和指示第二天就装在红盒子里,被送到办公室。正当李先生还躺在医院里,正当李夫人长眠于棺木中。

李先生的保安被深深地感动了。我听到这些时,也不禁动容。

我花了些时间形容李先生的红盒子,因为对我来说,它象征着李先生对新加坡坚定不移的奉献。它曾装着的各种内容告诉我们,李先生的关心是多么广泛——从很大到很小的事情;红盒子每天的日程告诉我们,李先生的人生如何围绕着让新加坡变得更好,无论是大方向或小细节。

我为李先生工作时,他已经是内阁资政了,然而他依旧把他全部的时间用来思考新加坡的未来。我只能想象他当总理时是怎样的。从政策和策略角度,他总是鞭策自己、我和我们所有同事去思考每个趋势和发展对新加坡意味着什么,而我们又应该如何应对,以确保新加坡的福祉和成功。

身为他的首席私人秘书,我看到李先生为他自己设下使人精疲力尽的工作节奏。这就是我的老板,一个每个想法和行动都是为了新加坡的人。

只有通过讲述这样的私人时刻,才能真正说明李先生如何把毕生奉献给新加坡。

事实上,我想,最好的描述来自上述两件事发生时都和李先生共事的保安。他为李先生工作近30年。他说:“李先生永远是国家、国家、国家,还有国家。”

今年,新加坡50岁了,李先生原本在9月将满92岁。李先生今年2月5日住院。他每天都使用他的红盒子,直到今年2月4日。

– 来源: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upplement/lky/zbnews/story20150325-460620/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