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所有小飞象的妈妈

小飞象 1

去年1月,我怀孕了。

一个小家伙就这样在我和另一半的期盼中孕育出来,虽然家庭、经济、事业等客观条件不如预期理想,但我们都同意是时候试一试。

验孕棒久久验不出的答案,但我的直觉都已经知道。理性告诉我要等到医生的诊断,但感性要我把自己当成是孕妇一样小心翼翼。

尽管送子鸟晚了几周才把我引颈期盼的小宝宝送来,但就像小飞象(Dumbo)的妈妈那样,我对这个小生命的到来无比欣喜。但喜悦很快地就在怀孕三四个月时消散了。我接受了过筛检查,结果是宝宝有12分之1患上唐氏综合征的概率。

当医生告诉我这个结果时,对数字很不敏锐的我措手不及。我不明白这个结果代表什么,我只记得医生说:“我们就是透过电脑分析你的超音波(胎儿后颈和鼻梁骨)、血液、年龄……我们的电脑系统是非常准确的。”

“意思是,你孩子出生时可能会有,也可能会没有唐氏综合征。你的概率就是属于高风险就对了。”

“即使你再去接受另一次筛检,结果显示你的概率很小,那可能是‘假阴性’。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去在意那些验血报告的指数,你就是记得你的概率是12分之1就对了。如果有问题,你可以去找‘辅导员’谈谈。”

就这样,我拿着报告去找辅导员。当时一进门,辅导员就问我医生是建议要A餐还是B餐(即绒毛或羊膜穿刺),然后就跟我解释这两个选项,还有多少钱,但都能用保健储蓄给付。听完这十分钟的“辅导”,我还是搞不清这12分之1的情况。

后来,我什么穿刺也没做。我和我先生都接受了: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承担。可能因为这样,他更应该来到我们家,因为我们会守护他。尽管感性告诉我小孩应该没事,但理性还是不断提醒我筛检的结果,因为我害怕失望。

但每当有人看到大腹便便的我,问我还好吗?我好想跟对方说我一点都不好,有没有人可以帮帮我?但我说不出口,因为我不想再一次听到有人判我小孩死刑,问我为什么不进一步检验,为什么要留下一个可能不好的小孩。

当别人聊起我肚子里的宝宝时,我不敢对他说:我的宝宝未必是你所期待的,他可能无法跟其他的小孩在同一个起跑点上,所以什么托儿所、小学,对我而言是非常遥远的。

他会不会因此有别的病症,我也不知道,我只能不断重复地告诉他:你要勇敢,要健康,要开心,要善良。妈妈真的很爱很爱你。

孩子现在九个月大了,没有唐氏综合征,但我不想带着侥幸的心理看这事。因为每个孩子都是一头可爱的小飞象,他们会因为不同原因而不尽完美,也会因为不成比例的大耳朵被人嫌弃,但是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帮助每一头小飞象翱翔,而不是让他们变成一头普通的大象。

作者:张嫥芯

– See more at: http://www.zaobao.com.sg/forum/opinion/story20150712-502102#sthash.eai9EOgk.dpuf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