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喝水得来不易’ 弟捐肾让兄重生

(右图)郑伟全(左)把一个肾脏捐给哥哥郑伟胜后,生活与从前没两样,目前在美国从事音乐工作。(受访者提供)

(右图)郑伟全(左)把一个肾脏捐给哥哥郑伟胜后,生活与从前没两样,目前在美国从事音乐工作。(受访者提供)

郑伟胜八岁时,被诊断患上红斑狼疮,这种自身免疫病不断攻击他的肾脏,导致他从小吃药如吃饭,以抑制红斑狼疮。

然而,药物的副作用却造成他鼻子长出肿瘤,为避免情况恶化,他停止服药,肾脏功能也因此急转直下。到了24岁时,他的肾脏已彻底失去正常功能,必须到全国肾脏基金会(NKF)靠洗肾度日。

那段日子对郑伟胜来说非常辛苦,除了因为洗肾无法从事上班时间固定的银行工作,病情也导致他心脏受损。他受访时说:“我一天只能喝一瓶水,有肾病的人不能喝太多水,否则容易水肿,大量的水积在心脏就会造成心脏衰竭。”

当时,他的心脏因水肿比平常人大一半,心脏功能也退化,走一小段路就会气喘如牛,夜晚也难以入眠。医生估计,再这样下去,他只剩下五年的生命。

幸运的是,小他六岁的弟弟郑伟全,不忍看到哥哥饱受病魔折腾,毅然挺身而出。当时只有22岁的他,通过移植道德委员会的面试后,在2008年9月开刀捐出一个肾脏给哥哥。

郑伟胜说:“当时家人也很担心他,但他坚定认为,这是他应该做的。”

手术成功后的隔天,正在康复中的郑伟胜,终于恢复了洗肾四年都无法做到的一件事:正常排尿。

因为肾脏已坏,无法正常排毒排水,郑伟胜在洗肾过程中尿越来越少,到了最后一两年,几乎没有排尿。

回想起康复后第一次正常排尿的感觉,他还是很兴奋地说:“我不知道如何跟你形容,就是很shiok(爽)!”

这是弟弟给我的礼物’

此外,大口大口地喝水,这个对健康的人再平凡不过的动作,对他而言却是得来不易。

至于弟弟伟全,他表示,弟弟开刀后三天就出院,如今生活也一切正常,目前在美国从事音乐制作。

如今35岁的郑伟胜已完全康复,能正常从事财务顾问和培训,也已结婚生子。

实际上,为了抑制红斑狼疮,他曾服用药力很强的药物,但代价是失去了生育能力。他在医生建议下,服药前将精子存于精子库,存放整整12年后才拿出来,让妻子通过人工受孕怀胎,并于三年前生下一对可爱的女儿。

要不是弟弟捐肾,如今的事业、家庭与健康都不可能存在。郑伟胜坦言,一开始对弟弟充满愧疚,老想着欠他一份人情。后来,他想明白了,调整了心情,卸下了沉重的罪恶感。

他说:“这是弟弟给我的一份礼物。”

取自:联合晚报︱2015-07-13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