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神父用爱,抢救「台湾的明天」

何进德神父

从台中雾峰区大街,拐进圣若瑟天主堂,原本燠热躁动的心,忽然恬静下来。下午一点,刚从雾峰国小下课、吃完午餐的孩子,趴在小桌子上,午睡正酣,睡不着的两三个孩子,静静地做功课。由咖啡厅改装成的课辅班教室,桌椅都是邻里捐来的回收资源。特别的是,这个秘密基地的幕后推手是一位外籍神父,来自阿根廷的何进德(Federico Jaramillo)。

有情绪障碍,在家或在学校都没归属感

比起其他资源贫瘠的偏乡地区,台中的雾峰乡相对小康,大部分孩子下课后,都被送到安亲班,而雾峰国小也有针对功课不好的学生提供课业补救教学。但,何进德神父却发现,有一些孩子上不起安亲班,也挤不进名额有限的学校课辅。雾峰秘密基地行政人员魏文丽指出,「雾峰国小有一百多位特殊的弱势家庭孩子。」目前学校只要发现需要帮助的家庭和小孩时,就会转介过来。

2014年刚开始成立课辅班,碰到的难题就是「没有钱」。所幸在阿根廷同乡、桃园观音的龙神父介绍,何进德神父接触到博幼基金会和快乐学习协会,让老师的钟点费及孩子的点心费有了着落。目前,雾峰秘密基地的孩子共有28位,其中来自单亲家庭就占了三分之一。

四年级的小明(化名)额头带着一条疤痕,虽然表皮已结痂,但心里的伤却尚未愈合。原来一个月前,他在学校楼梯间跌倒,差点被竹扫把刺伤眼睛,缝了三针,但同学却毫不同情他,反而说:「你活该!」由于爸爸家暴离婚,妈妈独自照顾兄妹俩,小明和妹妹都是有情绪障碍的小孩,但他们是贫户,妈妈无力管教,只好送到天主堂来。

魏文丽形容,兄妹俩发起脾气来,「大声凶也没用,只好等他们哭完,抱起来安慰。」外表瘦削的小明,情绪起伏很大,会踢打老师,刚开始来课辅班,只能让他一个人隔离。在孩子们心中亲近如母的魏文丽描述,「他会骂老师、骂神父,还会呛说『我是家暴阴影的小孩』。」但在耐心及温柔陪伴下,他感受到有人真正关心他,如今脾气收敛不少,已开始融入团体。

坚持用温柔,等待孩子慢慢进步成长

对待躁动顽皮的孩子,何进德坚持不能责骂,而是「用最温柔的坚持」,鼓励孩子们表达和讨论。何神父说,「我们愿意等待孩子成长,让孩子有成就感,给他们机会可以慢慢的进步。」他认为,倘若孩子们从小学习到美好与善良,长大也将会是和善的人。

除了课辅老师和神父的陪伴,每两个月,台积电志工社的大哥哥、大姊姊会为雾峰天主堂的孩子规画活动,目前活动已排满一年。台积电部门经理黄楙智表示,当初是在媒体上看到导演吴念真的介绍,深受感动,于是号召志工社的同事为偏乡弱势孩童尽一分力。从去年底至今,他们已为孩子们办过圣诞晚会、带他们参观台中科博馆以及台积电台中厂区的绿建筑等。

下午三点是秘密基地的运动玩耍时间。十多名小孩在教堂中庭,追逐着一颗足球,不爱踢球的女孩们则练习扯铃。来自足球故乡的阿根廷神父,有时也会参上一脚。理着平头的他,在如茵的绿草地上,和孩子们打成一片,仿佛也成了大孩子。

「小孩子是我们的希望,台湾的明天。」何进德神父表示,弱势孩子不止是家境贫穷、学习障碍,更欠缺家人般的关爱和温暖陪伴。因此,他希望雾峰天主堂的秘密基地能成为孩子们的心灵避风港,走向安稳的未来。

取自:今周刊 963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