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非终结 捐遗体当无言导师

杜克—新加坡国大医学研究生院一年级学生,都必须上人体解剖和生理学课程。(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提供)

杜克—新加坡国大医学研究生院一年级学生,都必须上人体解剖和生理学课程。(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提供)

这将是场迟了两年的告别式。他的遗体当了两年的教材,如今终于快回到家人身边。

林二峇6年前被诊断患末期直肠癌,与病魔抗斗4年后,于2013年2月辞世,终年54岁。

他过世当天不巧是大年初一,妻子和两个女儿没替他办丧事,并非因为新年办葬礼不吉利,而是因为遗体须尽快送往国大医学院,进行保存和储藏。

两年来,林二峇的遗体一直躺在医学院某个储藏间,打开来让解剖科的学生探索人体结构。

妻子王彩芬说,这正是丈夫的心愿。过世两个月前,他已签下遗体捐献书,死后要把身体捐出,给医疗机构作研究教学用途。

遗体月内归

本月内,林二峇的遗体将归还家属,准备送去火化。两年前,妻女来不及办葬礼,如今终于能举行追思会,正式向至亲告别。

两年后再次触碰心中柔软的地方,林二峇的妻女选择以最乐观的心境面对。

王彩芬说:“他临走前交代,遗体火化前,办一场追思会。但他不要伤心的追思会,他更想办一场派对。”

她和女儿策划中的追思会是这样的:在度假村活动室举行,约100个亲戚朋友出席,有人轮流上前念悼词,姐妹分别弹钢琴和古筝,荧幕上播放林二峇生前的照片和视频,大家吃吃喝喝,在欢笑声中追忆他。

毕竟,他的遗体两年来启发了许多年轻莘莘学子,是值得骄傲和高兴的事。

让妻女看解剖录

想象丈夫身体被“切了又缝”,王彩芬坦言,心里难免不舒服。为让妻女做好心理准备,林二峇临走前给她们看解剖短片,教育她们解剖的意义。

一般捐献者遗体会存放医疗机构两三年,以医学院为例,期间会解剖开来,让学生亲睹骨骼、肌肉等人体部位,学习医学知识。

使用期结束后,医疗人员一般会将遗体再“缝回”,以较完整状态火化。

又切又缝的,即使有更大意义,家人是否感到不舒服?王彩芬坦言,起初确实有点“怕怕”,但她对医学院专业的处理方式有信心。

小女儿林炜晞忆述,爸爸临走前一个晚上,两人一起在客厅吃豆花,爸爸突然拿出一段医生解剖尸体的录像给她看。

她坦言,看见尸体画面,一开始觉得反胃。但爸爸却“若无其事”介绍解剖过程,说这其实没想象中可怕,还很有教育性。

看爸爸如此淡定,林炜晞也慢慢释怀,而手中捧的那碗豆花,她最后也吞下了。

王彩芬说,丈夫不忌讳捐出自己身体,希望借影片告诉家人不要有包袱,接受他的决定。

患癌无法捐器

“器官坏了没关系,我能捐出遗体,也帮得到人。”对于为何要捐献遗体,林二峇临走前这么向妻子解释。

王彩芬说:“我们结婚前,他就告诉我,死后会把器官捐出。后来他患癌症,器官坏了不能捐,所以决定干脆把整个身体捐出。”

对于丈夫的决定,她其实一点也不感意外。她说,丈夫生前在一家慈善组织当义工帮贫苦老人,死后想继续对社会贡献,仅是人生观的延续。

王彩芬说,她和小女儿是基督徒,丈夫临终前也成了基督徒。

微妙的是,林二峇对死亡的看法,深刻地影响了妻女活着的态度。

大女儿林姝余说:“(爸爸)死了都在帮人,我们这些活着的,不是更应该帮吗?”

林炜晞说,自己以前很怕死,但爸爸让她看见,原来死了还能惠及世人,这么一想,死亡突然就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摘录自:omy.s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