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童心

刘伟仁(右一)拜访“晨星基金会”创办人刘易斯夫妇及他们的女儿。

刘伟仁(右一)拜访“晨星基金会”创办人刘易斯夫妇及他们的女儿。

刘易斯夫妇创办“晨星基金会”,帮助患病及遭遗弃儿童,得到很多善心人的支持,其中一位是本地名厨刘伟仁。

刘易斯(Bill Lewis)出生美国,4岁被领养。现年30几岁的他目前是名建筑商,和医护人员琳赛(Lynsay Lewis)婚后,领养了两个女孩,现已10岁。目前住在俄勒冈的刘易斯夫妇接受电邮访问时说,因为个人的亲身经历,因此特别关心孤儿及有需要的儿童。他们在2007年创办非牟利组织“晨星基金会”,在中国北京、非洲乌干达与印度成立“晨星之家”(Morning Star Family Home),受惠对象是那些面对死亡与遗弃风险的儿童。

九年前,中国一家孤儿院向在当地做志工的刘易斯夫妻寻求支援,他们觉得有必要设立一个永续工程,允许当地社区参与,设法自助。

通过政府孤儿院或社会福利机构,那些患上严重心脏病,无药可治的儿童来到“晨星之家”求助。刘易斯说:“这些儿童因病重被遗弃,我们相信,我们能帮助减少世界孤儿的数量。”

刘易斯夫妇说,病情严重的儿童是首要考量,而不是手术结果,或预期寿命。中心先解决儿童的营养不足,缺乏关爱等问题,一旦状况稳定,就会送去医院确诊及安排动手术。手术后,孩童回到“晨星”,由社会福利机构决定接回家或安排领养。

五年前,比尔与一群人到乌干达造房,在参观朋友的孤儿院时,令他十分震惊。他发现当地没有任何组织关注患上心脏病的儿童,既然“晨星基金会”有经验也有资源,他决定将服务扩大至乌干达。

“晨星之家”每名孩童每月的费用800美元,主要是因为病重儿童的医药费用庞大。在中国,心脏手术费用每人约需1万6000美元,甚至超过2万美元。乌干达的手术费则每人要1万美元,这包括儿童与看护者到印度动手术的旅费。

从2009年至今,“晨星之家”约有80名儿童接受了手术。

对刘易斯夫妇来说,资金不足是一大难题。由当地志工与员工组成的团队,日常运作经费匮乏。不过,夫妇俩透露,北京的手术费已由新加坡一名匿名人士扛下,北京的一群志工也经常探访医院里的孩童。不过,他们仍欢迎愿意提供医疗、科技与翻译服务的志工,尤其是到乌干达的医疗团队及能做手术的医生。

本地名厨捐助

刘易斯夫妇全心全意的付出,感动了本地Wild Rocket餐馆名厨刘伟仁(42岁)。他回述两年多前在北京好友引荐下,到北京“晨星之家”参观,二度哽咽。“这些孩子的父母因为没钱,抛弃了他们。新加坡孩童是多么幸福,而‘晨星’的孩子只希望能活下来。”

刘伟仁记得有一名5岁的聋哑无臀女孩,手术后留在“晨星”许久,最后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中心负责人很舍不得。

也是基督徒的刘伟仁将过去三年的个人额外收入(15万元)全部捐献给“晨星基金会”。那是餐馆盈收之外,他上电视、打广告、当代言人等的收入。他说,那些钱只够救助六个小孩,尽管有些孩子只有两成希望,但“晨星”并不放弃,因为“生命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去年,刘伟仁带妈妈参观北京“晨星”,他妈妈也很感动,捐出年底出国度假的费用,并经常询问孩子们的情况。刘伟仁鼓励亲朋戚友做善事,捐出圣诞礼物、奶粉等。被北京孩童称为“刘叔叔”的刘伟仁由衷而言:“金钱如果用来做善事,贡献社会,那么,金钱的确能买来开心,一辈子的开心。”

  • 晨星之家

www.morningstarproject.org

来源:联合早报︱2015-01-04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