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校长冯焕好 制度里寻找转身空间

冯焕好

退休爱心校长冯焕好的37年教学生涯,横跨1969年到2005年,见证了纯华校时代、1978年教育部宣布取消华文理解与写作、南大关闭等重大事件。

在名校华初的23年,她作育英才无数,调到邻里的达善中学四年,她也本着爱的教育,感化许多问题学生。

另外,从1976年至今的40年来,她笔耕不辍,通过言论版和专栏的超过千篇文章,针砭时事,传达教育理念。

就像杜甫《春夜喜雨》名句,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冯焕好和一整代的华文教育工作者,在艰辛环境中,默默春风化雨,传承文化薪火。

她前天推介新书《育人之旅——润物细无声》,把所得全捐仁慈医院,‘晚报’记者登门走访,与好校长畅谈育人心路。

在制度里寻找转身的空间,就像看到沙滩上的海星,能救一个就是一个。

72岁的冯焕好老师,笔名何濛,当过德新中学华文教师、华初华文部主任、华初副院长、达善中学校长和南初院长,退休后也到南大教“优质教育管理”硕士班。

她在武吉知马一代的住家受访时说,在国家管理教育的制度下,她尽量在制度里“找出一些可以转身的地方”。

“早期当主任,面对华教被边缘化时,我和同事一起合作,通过中文学会、写作、辩论和戏剧,培养浓浓的华文气息,也经常把学生的好文章,寄到报章学生版,鼓励他们写作。在华初前几年,我也鼓励学生通过文艺、辩论、出版和戏剧,学习华文文化。”

她也经常体恤学生特别情况,冒险突破框框,“破格”承担责任。

这包括当年华初不少学生选错理科,到高二才要求转读华文主修,她向院长力争力保,为学生开出一条新路。

其中一个例子是南大中文系副教授柯思仁,当年选读理科,但其中一科应付不来,面对可能高中不及格、无法升读大学的危机。

冯焕好当时劝改修中文。但校长和编课主任都不赞同,指理科生不准读中文,也不能为他更动整个时间表。

她对了班表,让柯思仁上三节课,另外三节冯焕好帮他补课,还把一整年的讲义给他,结果柯思仁顺利到台大和剑桥深造,如今致力培养华文人才。

‘逃学威龙’站台挺恩师

年轻时脾气火爆,常和老师顶嘴、逃学,也曾被休学,“逃学威龙”被好校长感化,发愤图强考进大学,成为专业工程师。

38岁的骆森伟,出生在破碎家庭,父亲早逝,母亲改嫁,他由外婆带大,九岁开始打工。

加上受朋友影响,他脾气暴躁,读达善中学时,常和老师起冲突,打架、逃学、抽烟等样样做,还曾在中四被休学半年。

1997年,他升上中五,又因与体育老师爆发肢体冲突,面临被停学的危机。

当时刚当上达善中学校长的冯焕好,却没放弃他。

骆森伟说:“她第一句话不是指责我,却问我‘你有没有受伤?’,这让我很惊讶。她要我每天放学后到办公室报到,灌输我做人的道理,也教我约束自己的‘野性’。”

“她帮我恶补华文,让我的华文突飞猛进。会计考试时,我记错了考试时间,冯校长打电话来提醒我。我迟到很久,她向监考官苦苦哀求后我才获准进考场。”

他说:“要不是她的循循善诱和这一通电话,可能就没有今天的我。”

骆森伟接着考进新加坡理工学院和南洋理工大学,以优秀成绩毕业,现在是专业工程师。

他上星期六在冯焕好的新书推介礼上站台,分享这段故事,并感谢恩师教诲。

邻里中学开拓眼界

冯焕好说,1997年从华初调到达善中学当校长,“开拓了我整个眼界,让我的人生更加丰富”。

她说:“我一直在温室长大,一直都看到很好家庭的孩子。到那里才突然看到新加坡的另一个角落,另外一个阶层孩子的成长。好些孩子缺乏父爱、母爱、经济,很容易被边缘化,甚至很可能未来成为私会党徒,黑社会一分子。这让我下定决心帮助他们每一个人。”

虽然她在达善只有四年,书中那一部分反而写得最多,除了骆森伟,还有七个小故事。

当中包括好久没吃鱼丸的贫困女生、经常被酗酒母亲殴打的乖巧有礼男生、形容自己像“足球和乒乓球”的父母离异男生等等。

她坦言,也有无奈和无力的时刻。

“逃学威龙新闻过后,有记者带一个被名校踢出去的学生来,我花很多时间在他身上,但他却不能自救。我每天升旗礼都看他有没有来,但他却是来一天没来两三天。我离开达善到南初后,拨电问他妈妈近况,他妈妈说,他去卖非法DVD被捕了……”

她坦言,帮助学生“有时很费力,看不到结果,也看过学生被捉去中途之家。自己也很痛苦,很难受。”

怎样才算成功?

从名校到邻里学校,冯焕好一直关注学生的动态,也定期与学生欢聚叙旧。

记者问:“你如何定义学生是否成功?”

“我希望他们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好好做他的工作,好好过生活。”

她说,1997年到达善中学掌校时,她就知道“我的学生,不像华初那样,将来是医生、律师、是部长或国会议员”。

“我回来就跟先生说,不用紧,我的学生没有人能成为医生,以后可能是技工,修理冷气、修理电器,或是跟人剪头发的。但是无所谓,但最重要是他尊重自己的工作,要做一个好人。就算是修理冷气,也要有尽他的本分,有正当的服务态度,那才是最重要。”

她强调,医生和美发师没有优劣,都是一种服务,只是服务的性质不一样,拥有不同的谋生技能。

“我不会因为栽培了更多的医生和律师而更骄傲,而是因为培养更多有用的人而骄傲。但是最重要的是,我要他们快乐,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摘录自:联合晚报︱2016-06-06

全文阅读:http://www.wanbao.com.sg/local/story20160606-83382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