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钢琴调律师陈燕

陈燕在调钢琴

陈燕在调钢琴

她是一位女盲人钢琴调律师,还能画画、骑独轮车、出书,因敏锐的“听声辨物”能力被称为“人体声呐”……出生于1973年的陈燕,以先天失明的身体挑战成功很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闲暇时间,她喜欢阅读、上网,并致力于推行“导盲犬畅行”。在“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之际,陈燕接受了中新网专访,分享自己的阅读故事。

靠“听”学会独自走路:姥姥跟在我身后18年

陈燕的经历,有人曾用“传奇”来形容。她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双眼无法视物,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了。陈燕说,是姥姥把她捡了回来,“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尝试进一步开发我的听力,训练我独立生活”。

那些年的训练堪称严酷:姥姥把一分、二分、五分的硬币丢到水泥地上,要求陈燕靠听分辨面值,并且要靠“听”捕捉硬币滚动后停止的声音,一步到位将其捡起。当时陈燕并不明白,学这些有什么用。

“姥姥不愿意别人因为视力的问题过分注意我。她要求我无论跟人交谈,还是去拿东西,眼睛都要跟着手的动作走。”陈燕回忆,“她或许是想让我做到跟常人无异,这样爸爸妈妈就能接纳我,我就能有一个家”。

五岁的时候,姥姥开始让陈燕独自买东西、出去玩儿,并要求她学会靠“听”走路。无数次磕磕碰碰之后,陈燕内心有了一丝丝怨言,她在录制节目的时候曾经说过,心里会特别恨姥姥,“出去的时候,姥姥从来不领着我”。

“后来我才明白,姥姥希望在她活着的时候,就把我训练的更坚强。”2002年1月13日,姥姥去世了。就在去世的前一天,姥姥告诉陈燕,每次陈燕独自外出,自己都悄悄跟着她,“就这么一直跟了我18年”。

“我曾经以为,姥姥是能陪我一辈子的。现在想来,无论爱人、朋友,都不能永远陪着你。”陈燕说,这也教会了她认识到“过去的无法重复”,“所以要珍惜每一天”。

陈燕的绘画作品

陈燕的绘画作品

喜欢阅读和画画:不吃不喝7个小时画猫

得益于少年时期的训练,陈燕在黑暗中学会了很多生活技能:跆拳道、骑独轮车、画画、钢琴调律……每经历一次磨难她就坚强一分。陈燕说,自己爱好广泛,平时喜欢阅读、上网看新闻,看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我喜欢的书五花八门,童话、穿越小说,什么都有。只不过,这些要靠‘听’来实现”。

“我读过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被深深打动了。”在陈燕看来,阅读让她收获了很多知识、懂得更多的道理,“我想,海伦·凯勒既失聪又失明,而我只是失明,那么我就应该做得更好”。

在阅读之外,陈燕还有另外一个爱好,那就是画画,她的第一个梦想也是当画家,“我姥姥说,想画就画,只要努力了,就肯定有果实,虽然这果实会有大有小。”。

“我画猫、画荷花,靠手摸的触觉感知它们的样子——我没法画人:谁肯一动不动让我摸来摸去呢?”每次画画,整个过程中陈燕都一动不动,因为要靠指尖来感受画面的干湿度,从而判断画到了哪一步,“要是中途离开了,可就接不上了”

在陈燕公司的一件屋子里,挂着她画的猫,用了七个小时才完成,“画里的这只猫陪了13年,我最喜欢它蹲着的样子,也会想象它东张西望的样子。有人惊讶我为什么能画画,我就说,如果你能用13年去坚持自己的梦想,那么能做的比我好。”

陈燕和导盲犬珍妮在一起

陈燕和导盲犬珍妮在一起

以健全人身份找到工作

除了阅读、画画等业余爱好,陈燕还有一份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钢琴调律。刚大学毕业的时候,陈燕没能顺利找到工作,“后来,我就以健全人身份去应聘,居然被顺利录取了”。

陈燕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为了找到客户的家,她开始按照地址背客户家附近地图;怕被发现是盲人不能调琴,她依靠出色的“听声辨物”能力,一次次顺利地无须刻意指引便找准钢琴位置,“当然,我调完琴会告诉客户我是盲人。不为别的,就是想让别人知道,盲人能调钢琴”。

“后来,我的导盲犬珍妮会带着我去客户家上门服务。”拆琴盖、清理尘土、调整钢琴音色……一步步有条不紊。陈燕说,虽然看不见,但这些都难不倒她,“调完以后,我还会给客户弹一首曲子,再把琴装好”。

渐渐地,陈燕积累了很多客户资源,并牵头成立了一家钢琴调律公司,通过努力赢得了较高的社会认可度。但质疑也随之出现了:有网友认为陈燕是假盲人,借此骗捐款;也有人觉得陈燕利用珍妮炒作……一系列的争议铺天盖地而来,陈燕说,她甚至曾为此气得住院。

“的确,我小时候通过手术找回了微弱的光感,也能分辨简单的颜色。但是数年前的一场大病,这点儿光感又没了。”陈燕无奈地说,由于自己从小被训练眼睛要随着手的动作走,所以被一些人认为是“假盲人”,“要是姥姥还活着,看到网上这些留言,可能会很伤心”。

因为盲人行动不便,陈燕并不经常出门。但她说,几乎每次出去都能感受到抛过来的白眼,“我还能听到议论的声音:你看,这个拿着盲杖的睁眼瞎。有太多人对盲人不了解,很难体会盲人身处漆黑世界的感觉”。

“我也不理解,身边的一些健全人朋友,常常会吐槽生活的不如意。”每次听到这些声音,陈燕都会长久地站在家中的窗前,“我面对的方向有远山,可我看不见。我只能想象,山到底是什么样,日出是什么样,整天陪着我的珍妮又是什么样?我是多么渴望‘看见’,为什么有人眼前那么丰富,却还要抱怨呢?”

于是,2015年,陈燕出版了自传《听见:陈燕的调律人生》。她说,希望更多的人能近距离了解盲人的生活,在他们出行的时候能少一些评头论足,“再者,那些健全人朋友读了我的书之后,看到这样一个饱经磨难的人也能好好的生活,大概就会觉得自己很幸福了吧”。

来源:http://www.chinanews.com/cul/2016/04-19/7838997.s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