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籍义工 带来乐龄骑车欢

潘妮拉(左)采用改装后的三轮车载送乐龄人士兜风。

潘妮拉(左)采用改装后的三轮车载送乐龄人士兜风。

“乐龄骑车欢”源自丹麦,旨在鼓励独居老人或行动不便的人踏出家门乘坐三轮车,由义工载送他们兜风。

新加坡是唯一推行此活动的亚洲国家。引进该活动的丹麦籍义工潘妮拉·布松与新汇点分享助人之乐,以及与本地阿嬷的忘年之交。

和丹麦籍义工潘妮拉·布松(Pernille Bussone,36岁)相约在基尼里路见面做采访,她从附近的里峇峇利路住家骑了脚踏车过来,一身轻装格外随性。“脚踏车是丹麦最普及的交通工具,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形影不离。我来到新加坡后坚持以脚踏车代步。”潘妮拉解释。

潘妮拉刚从欧洲度了一个多月的长假回来,纵然还在调整时差,她仍精神奕奕接受访问。由于来自“脚踏车王国”丹麦,加上对弱势群体有颗怜悯之心,促使她把“乐龄骑车欢”(Cycling Without Age)活动引进新加坡。

“乐龄骑车欢”源自丹麦,由当地人Ole Kassow于2012年发起,旨在鼓励独居老人或行动不便的人士踏出家门乘坐三轮车,由义工载送他们去兜风。这个非盈利组织目前遍布28个国家,包括英国、德国、美国等,而新加坡是唯一推行此活动的亚洲国家。

潘妮拉于2014年随从事海事业的丈夫Jakob(37岁)一家四口旅居狮城,某天她从网络观赏Ole的演讲,深受启发,于是决定把“乐龄骑车欢”引进新加坡。“这项活动采用家乡的交通文化来帮助这里的独居老人,况且三轮车曾经是新加坡马路上常见的交通工具,对老一辈并不陌生,意义非凡。”潘妮拉说。

持眷属准证的潘妮拉在旅居新加坡后的两个月内迅速组织了“乐龄骑车欢”团体,她并没有等到完全适应新环境后才去行动,可谓为善不落人后。

出生于哥本哈根的潘妮拉自幼受到双亲的影响,一心要帮助低层社会。她的父母亲皆任职于人道组织,在她孩提的不同阶段曾举家居住非洲西部两次,她亲眼目睹第三世界国家的环境,对往后的人生志向产生影响。

移居新加坡前,潘妮拉一家曾在印度和沙特阿拉伯生活过。她笑言:“当年丈夫派驻沙特阿拉伯工作,我才会嫁给他,因为那里不允许单身女性和另一半同住。我23岁结婚,算是早婚,不过没问题啦,我们现在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在印度孟买时,潘妮拉加入了当地的慈善组织为义工,看到印度社会的贫富差距,令她非常体恤弱势者,想为需要援助的人尽点绵力。

来到新加坡后,潘妮拉立即加入本地的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不久后便投入“乐龄骑车欢”的筹备。潘妮拉积极召集义工并和不少家庭福利协会合作,同时将一辆改装后的三轮车从丹麦运抵岛国,就此展开本地的“乐龄骑车欢”旅程。

乘车人找回久违的快感

推行两年以来,超过100名独居老人和残疾人士在新加坡“乐龄骑车欢”活动中受益。“很多独居老人因为太久没出远门而产生恐惧,不过有了义工和亲人的陪伴和载送,他们再次感受到外出的惬意,精神抖擞。

“我发觉他们在乘坐三轮车时都很自然地用双手轻碰双鬓整理头发,这个小举止对我而言太有意思了,说明他们很享受车程。习习清风拂面,他们从中找回久违的快感!”说这段话时,潘妮拉举起双手示范此动作,嘴角扬起笑意。

潘妮拉和义工出发前都会依据受惠者想要走的路线先做考察,当中会考量路上的安全和可能面对的障碍,车程一般从数十分钟到三个钟头不等。

问及印象深刻的事情,潘妮拉说:“那是一对很恩爱的中年夫妻,丈夫因中风不良于行,妻子便主动联系我们说很想让他到外头兜风,看看熟悉的景物。这位丈夫乘坐三轮车时,感受到他的喜悦。大家顿时都被感动,那位妻子也一直心存感激。”

与本地阿嬷成忘年之交

潘妮拉在组织活动时结识甚多年长者,并与一位八旬阿嬷Aunty Annie(陈玉合,87岁)非常投缘,成了忘年之交。“Aunty Annie是名独居老人,经常到附近的福利中心打发时间。我是在一次载送福利中心的老人时认识她,她会讲简单的英语,彼此聊得特别愉快。”

潘妮拉笑说她常从Aunty Annie口中了解新加坡建国历史,老人家还邀请她参加家庭聚餐,甚至教她烹煮娘惹菜肴和打麻将。“我的两个孩子和Aunty Annie也非常亲,我们两家经常有往来,感情很融洽呢!”

潘妮拉每周会载送Aunty Annie到公园兜风,她分享一则趣事:“我们沿途必定遇到一位在大水道垂钓的uncle,他总是很好心地把钓到的大鱼送给Aunty Annie,Aunty Annie则把鱼煮好后转送给我。老人家就是那么和蔼可亲!”由于刚回家乡探亲一个多月,潘妮拉有好一段时间没见到Aunty Annie,她坦言:“好想念她!过几天一定要去探望她。”

期望每个组屋区有三轮车

闲暇时,潘妮拉举家骑脚踏车到处溜达。她认为比起丹麦,新加坡的车辆比较多,有些司机开车时显得过于急躁;但是她还是坚持要儿子Gabriel(7岁)和女儿Veronika(4岁)学会骑脚踏车,她说:“骑脚车就像丹麦人的DNA,从小就要掌握。”

岛国的炎热天气经常令潘妮拉汗流浃背,不过她反而觉得骑脚车能驱走热气,很舒爽。“我喜欢骑脚踏车探索新加坡,可以更直接感受这座城市的脉搏,像在芽笼嗅到榴梿香是很真实的体验!”

对于“乐龄骑车欢”的未来,潘妮拉期望每个组屋区有一辆三轮车,由学生义工和居民负责载送该区的独居老人及有需要的人。组织刚从丹麦订购两辆三轮车,其中一辆需要9000多元,由学府和商家赞助。

潘妮拉一家旅居本地的时间由Jakob的工作合约而定, 她坚定地说:“离开前,我希望看到‘乐龄骑车欢’在这里获得更广泛的支持,甚至成为一个注册组织,继续服务需要援助的人。这是我回馈新加坡的最佳方式。”

麦专程(特约)/文

受访者提供图片

来源:http://www.zaobao.com.sg/news/fukan/crossroad/story20161017-678735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