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障碍 重拾人生——陈祖兴

陈祖兴一度觉得自己被人抛弃,陷入忧郁。(严宣融摄)

陈祖兴一度觉得自己被人抛弃,陷入忧郁。(严宣融摄)

陈祖兴虽然不是马上经历死亡的威胁,但他在几小时内失去75%的视力,这对爱好文学并以此为业的他来说,是命运开的残酷玩笑。

陈祖兴是教育部奖学金得主,到剑桥大学修读英国文学,回国后曾在华侨中学任职,甚至升到科主任。他也在国立大学攻读英国文学博士学位。然而,就在他顺利交出博士论文的三天后,2009年的某一天,他忽然感觉眼睛疼痛难忍,看家庭医生后,医生叫他立刻到医院开刀。

医生说,陈祖兴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其免疫系统攻击他的右眼球细胞,导致他右眼完全失明。除此之外,陈祖兴也被诊断有倒睫(眼睫毛向内生长)和眼角膜溃疡。他的左眼也有青光眼,视力只剩下四分之一。

陈祖兴确诊后,开始服用类固醇药物,并因副作用而脱发。

陈祖兴的自信心也因失明受到打击。虽然校长让他留下教书,但以四分之一的视力无法应付庞大的作业批改量。他说:“我的同事帮了我很多,但我清楚自己的问题,最终还是辞职。”

陈祖兴的眼疾无法痊愈,而且视力随时会恶化。病发前婚姻已变质,病发后与妻子分居,儿子跟着前妻离开。他的父母定居国外,他得一个人面对可怕的眼疾。他觉得“自己就像垃圾一样,被人抛弃。”

只剩下四分之一视力的他,连走路都成问题。一开始还不习惯,每一两周就跌倒,有一次一脚踩进水沟里,脚皮被尖利的水沟边缘削开,至今还留疤。

“每次跌倒,我就大哭一场。有时走路还会撞墙。现在大概两三个月跌倒一次。”日常生活如倒水和切菜都成问题。

其实,陈祖兴的父母曾飞回国要照顾他,但他说什么也不开门。人在绝望之时感觉遭人遗弃,那种孤立无援和无助之感是可以压垮人的。陈祖兴说,那段时期,学生是他的动力。离开校园后,他的忧郁症更为严重,“连活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了”,爬不起床,就直接在床上大小解。他说:“我的朋友来我家,为我换床单和衣服。”

原来,陈祖兴的朋友得知他的情况后,向他前妻要了钥匙,上门找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他拉出门,载到教堂。陈祖兴是天主教徒,在教友们的支持与鼓励下,慢慢重新拼凑人生。

陈祖兴谈到被遗弃的黑暗时期已经释怀。他说:“我活下去唯一的意义就是要让我的儿子看,人生还是有意义的,韧性是一种生活技能,人必须有韧性。”虽然已有好多年没见到儿子,他在受访当天还是约了一个网友买游戏给今年12岁的儿子当生日礼物。

文/陈莹纮

 

节录自:联合早报︱2016-08-23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