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祥——以行动证明不输健全人

刘文祥到冰岛旅游时,成为首个在冰岛潜水的听障者。(受访者提供)

刘文祥到冰岛旅游时,成为首个在冰岛潜水的听障者。(受访者提供)

自幼失去听力,学习进度遇阻,遭人嘲讽“将来只有扫地的份”,失聪策略员把握青春岁月,完成自助旅游、冰岛潜水、极限运动等“愿望清单”,以行动证明听障者的付出不输健全人,甚至能人所不能。

在互联网服务公司当用户体验策略员(user experience strategist)的刘文祥(37岁)受访时,通过手语通译员回复记者的问题。

他说,五岁那年发高烧,导致双耳失聪,也影响口语能力,六岁开始戴助听器和学手语。过后父母为他报读主流小学,学校当时共招收13名听障学生。

“小一至小三期间,我们一起上课,可用手语沟通,但小四那年我被分配到主流班,与其他拥有正常听力的同学一起上课。虽然老师很帮我,但我需要很仔细地看她的唇语。”

过渡期间难适应,刘文祥跟不上学习进度。“我必须留校补习,小五那年最惨,几乎所有科目都不及格。”

幸得老师及同学鼓励与帮忙,刘文祥成功升上中学,但他自认在主流学校“吃了很多苦”,性格变得非常安静,甚少与他人互动。

他说,有些人会觉得听障人士“没办法做到”,觉得自己“比较聪明”,还曾有人告诉他“你将来应该只有当清洁工或文员的份”。

“他们听得见,确实占优势,但我常自我激励,一定要达到与他们同等的水平。”

突破舒适圈留精彩足迹

升上理工学院读工程系后,刘文祥决心走出“舒适圈”,作新尝试和突破,为人生留下精彩足迹。

他积极参与划龙舟及其他户外活动,19岁时动念参加铁人三项。“我当时向铁人三项公司提出申请,他们知道我有听障,起初没答应,后来我再三游说,他们才接受。”

他过后每周三四次进行体能训练,一年半后参赛,努力总算没白费,在三项目中都有出色表现。于是决定继续自我挑战,21岁再展开人生首次的自助旅游。

“我到了澳洲西部游玩,内心其实很忐忑,毕竟第一次独自在外,害怕文化差异和沟通困难。”

当时他通过手语与人交流,渐渐察觉表达自己问题不大,当地人都很友善,他也从中学会独立。

过后他相继到过日本和美国,还曾与三名好友结伴到冰岛旅游时,作出一项创举。

“因为先前学过潜水,我在那里获得批准后,成为第一个在冰岛潜水的听障者。”

刘文祥说,他一次次跨越极限,开阔视野、丰富经历,证明听障无法构成阻碍。

“很多人觉得听障者反应比较慢,只局限于某种工作,我以行动证明并非如此,我希望留下精彩的遗产(leave a legacy)。”

敲每一扇门 都为我打开

不愿独善其身,参与“设计马拉松赛”,制作听障族群适用的产品,致力回馈社会。

刘文祥2014年报读新跃大学的部分时间课程“荣誉文学士学位”,主修“企业视觉传介设计”系。

今年初,他参与首届“全国设计马拉松赛”,参赛者须以“改善乐龄人士生活”为题,在36小时内构想出适合他们的产品。

他说:“原本有些抗拒,但教授鼓励说我有潜力,所以我最后决定试试。”

他与互不认识的其他四名成员,进行一天半的脑力激荡,制作出手环模型,利用震动功能,方便乐龄人士紧急时刻启动。

在设计过程中,他也想到,产品若推出市场,也能让听障族群受惠。

五人的作品最后荣获“最佳原型奖”,他表示那是难能可贵的机会,能学到如何与不同背景的人合作,为特定族群尽一份力。

“我敲的每一扇门,都为我而打开,如果不是教授的鼓励,我也可能不会参赛,没机会学以致用。我认为大众应与听障人士多切磋交流,进行互惠互利的良好互动。”

文/王震宇  摄影/吴伟国

来源:联合晚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