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这一桌

坚持做菜也要美美的,身穿绿色紧身洋装的绮绮(图中,穿绿衣者),不但人美,做起菜来也不输给餐厅大厨。透过律师娘(左一)发起的「我的这一桌」,她与姊妹们开始为自己而活。刘洁萱摄

坚持做菜也要美美的,身穿绿色紧身洋装的绮绮(图中,穿绿衣者),不但人美,做起菜来也不输给餐厅大厨。透过律师娘(左一)发起的「我的这一桌」,她与姊妹们开始为自己而活。刘洁萱摄

失婚,经常是女人心底的伤痛,但律师娘林静如举办「我的这一桌」午餐聚会,用做菜凝聚单亲妈妈。有了彼此作伴,他们找回女人的自信与幸福。像是这次为大家上菜的绮绮…..

走入位在台北桥下的律师事务所,一进门便有人问:「你们是来『我的这一桌』吗?」沿着事务所的长廊走到底,打开门便见着一个十人坐的木质大圆桌硬挺挺的直在那,圆桌后面是一个简单的小厨房。像个家,这里的气氛与外头事务所的空间似乎毫不相干。

吃出人情味的餐桌

「我的这一桌」是由律师娘林静如在自家律师事务举办的午餐活动。两个月前,她关掉了脸书社团「不可不知的婚姻真相」,另起炉灶后开始邀请单亲妈妈到事务所煮饭、聚会。

原本只是给妈妈们一个施展厨艺的舞台,没想到吸引愈来愈多人参与,还有人直接打到律师事务所说,「我是单亲妈妈,我要来煮饭」。两个月来开团十几次,参与人次超过百名。

在这里吃饭不只是吃饭,还有浓浓的人情味在厨房、餐桌间流窜。早在开团吃饭的前一个月,主厨与宾客就已经在脸书群组上互相认识,就像是一群老朋友聚会,他们讨论菜单、食材来源、吃饭地点,也一一自我介绍。吃饭当天,有宾客在开饭前两小时抵达,帮忙主厨切菜、洗菜,也相互聊天。 「我来帮虾子去肠泥!」、「这些红萝卜要怎么切,切丁还是切丝?」

用美丽养大两个女儿

这次的主厨绮绮是一名单亲妈妈,虽然要下厨房,却打扮得一点也不马乎。身穿绿色紧身洋装,配上闪亮亮的大耳环,假睫毛配上恰如其分的腮红。她顺手把头发扎起来,套上围裙便开始准备近三十人的午餐。

绮绮年轻时有过一段婚姻,与先生恋爱不到半年就结婚,24岁的她以为爱情就是服从,对夫家百依百顺,「甚至冠夫姓」。结果先生在生意上的挫折转换成在家里的言语暴力,两人结婚九年后离婚。

尽管离婚后也曾自暴自弃,暴肥20公斤,但她终究找回自己的定位,不但经济独立,也拥有自信与幸福。

现在她开服饰店,偶尔假日兼作新娘秘书,用美丽的事业,一手养大两个女儿。她透过律师娘社团的法律知识,将女儿姓氏改成从母姓。她开了脸书粉丝页「绮绮的爱漂亮碎碎念」,邀请不懂打扮的姐妹到店里,以美丽顾问的方式,帮她们选衣服搭配。

「我的这一桌」每次开团就秒杀,虽然主厨多是家庭主妇,菜色却一点也不马虎。刘洁萱摄

「我的这一桌」每次开团就秒杀,虽然主厨多是家庭主妇,菜色却一点也不马虎。刘洁萱摄

用美味作伴不孤单

虽然不是专业厨师,绮绮端上桌的菜也美味满分,一上桌就一扫而空。绮绮做菜不但要美味,也在意摆盘。 「第一印象一定要好」,她不愿意只用花、水果做装饰,反而用天然食材,像是用南瓜盅盛装虾球,也在凉拌海鲜的盘子上铺满柠檬,让凉拌菜显得更清凉。

透过「我的这一桌」,绮绮得到一群好姐妹,他们各有各的故事,但是同样为了孩子走出来。

餐桌上,他们聊着自己的事业,遇到困难就想办法,也一起发想新的赚钱方法,「你可以找Mandy帮你看看宅配的生产线」、「要不要办一个造型彩妆课,帮妈妈们重新打造?」。

他们一起上社群行销的课,一起为自己的事业努力,一起在餐桌上找回自己。「我们不需要『加油喔』这种嘴巴上的安慰,而要用行动一起成长」,尽管心里有伤,但是有伙伴就不孤单。

(作者:张益勤)

来源:亲子天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