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走过黑暗中的每一天

%e5%be%90%e8%96%87%e9%9b%85

今年获得台湾师鐸奖的徐薇雅,其实已度过近10年黑暗世界,也曾自暴自弃,所幸恪守誓言的先生一路扶持,让她在黑暗中找回温暖与希望。

目前在宜兰县苏澳国小任教的老师徐薇雅,在35岁时,因家族遗传的「色素性视网膜炎病变」发作,视力急遽退化。目前46岁的她,已几乎看不见。

「当医生宣判我3年后就会全盲,这宣判就好像一个紧箍咒……」本来只有夜盲的徐薇雅,完全没料到自己连白天都会失明,一开始真的难以接受。

失去活着的勇气

病发时,徐薇雅教书满10年,正逢巅峰时期,在充满自信的时候,突然失去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就像骨牌效应,连带她生活里的其他角色也跟着一一崩盘。

她自嘲:「当老婆、当媳妇好像都没什么成就感。老师是我逃离自己的不完美又很享受的角色,最满意的角色被剥夺后,很失落,曾绝望到想从海边跳下去。」

但她既没勇气跳海,也没有勇气活着,每天就是大哭、发飙、把自己关起来。她形容自己像受伤的小狗,谁靠近她就一直吼。她不停的问:「为什么是我?」

尽管徐薇雅有段时间处于自暴自弃的状态,没自信到主动跟先生说:「如果你遇到更好的人,可以去追求。」但洪文言从没想过要放弃她。

同时,他默默的接触视障机构,为太太寻求维持生活如常的方法和资源,透过「职务再设计」计划申请辅具、视力协助员来报读,让徐薇雅还是能备课和批改作业。

全家人共同承担与扶持

为了让妈妈振作起来,当时只有七年级的女儿握着徐薇雅的手说:「妈,你可不可以为我保重眼睛,我希望你能看着我戴方帽毕业、披白纱结婚。」

二儿子说:「不要那么绝望,我认真念书当医生来医你。」孩子的真心话让徐薇雅稍微清醒,意识到失明的打击不是只有她在承受,全家人都一起难过。

徐薇雅坦承,自己打起精神想学独立,有部分是为了先生,「不希望整个人都瘫痪在他身上,甚至觉得如果我能照顾自己,他是不是能放心去追求他的人生。」

人生不乏惊涛骇浪,曾被疯狗浪卷入两次却幸运全身而退的洪文言,遇到突发状况反而愈冷静。面对太太的失明,他不慌张也不恐惧,也从没想过要离开。因为「她是我孩子的妈妈,这关系是切不断的,一想到孩子的感受,我会希望家庭是完整的,永远不要破碎。」

徐薇雅大学时和大她两岁的洪文言,因一起分租公寓相识。洪文言知道徐薇雅有夜盲症,特别关照她,还盯她念书,把她当自己的女儿对待。

在徐薇雅眼中,洪文言就像太阳般耀眼,让不是那么开朗的她想去追逐。从小备受家人宠爱,充满自信长大的洪文言,反而很想照顾别人,决定跟徐薇雅在一起时,他许下心愿:「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祈求上天能因为他的诚心,让他们的孩子不要再遗传这种眼疾」。

虽然结婚的时候,就已经在这样的阴影想像下生活着,但是真的面对时,对夫妻仍是个很大的挑战。但洪文言仍旧像一个暖暖的太阳,引领着走入黑暗的徐薇雅。

在宜兰南方澳长大、喜欢往大自然跑的洪文言,如今特别珍惜和太太出游的时光,一有空就会带着徐薇雅去「储存回忆」,「以后她完全看不见了,我还会再带她来,告诉她景色有什么变化。」

除了先生和孩子的支持,更让徐薇雅暖心的是公婆不变的疼爱,他们从来没说过一句让她丧气难过的话,总是随时准备好要宠爱或支援他们,「嫁给我先生,还多赚到一对超好的爸爸妈妈。」

「看不见」的收获

失去视力后,徐薇雅对孩子的尺度愈来愈松,「可以感受到比处罚和规定更重要的事」。

一般家庭常有的家事战争,也随着徐薇雅的「看不见」而停战。「明眼时,我都边收拾边骂人。看不见了,不得不接纳大大小小的不完美,就会学到那个弹性。」洪文言笑着亏太太:「现在她的东西好像比我还乱。」从家务中解放,两个人都更快乐。

这几年,他们也各自发展出新的兴趣,徐薇雅到台湾师大念研究所,洪文言则是开始挑战超马。两人好像又回到当年大学的室友时光,彼此都期待回家能和对方聊天。「孩子都大了,如今我们不用再聊家事、育儿或经济的事,他讲跑步,我分享在研究所的见闻,好像回到恋爱的原点。」

更奇妙的改变是夫妻彼此都在不同的人生境遇中,透过不同的角度,看到了对方的巨大与渺小。

多年来,在两人关系中,洪文言一直扮演着引领的角色,徐薇雅则比较像是「被调教的弟子」,对先生有更多仰慕。但随着徐薇雅走出人生低谷后,原来的仰慕关系有了意外的翻转。有一回,洪文言送太太搭车北上就学,看着太太用手杖探路、弱小孤单的背影,他才惊觉,向来自豪的强韧,相较于太太的坚忍,竟显得微不足道。

二十几年前,两人还是恋人时,洪文言曾握着徐薇雅的手,对她说:「请你放心把手交给我,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让你幸福。」今年教师节前夕,洪文言在脸书上写了一封公开情书祝福太太。隔天他告诉徐薇雅:「那个誓言都还在。」

在信里洪文言写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当大难来袭的时候,我没想过要单飞,只乞求上天能赐给我可以牢牢将你抓紧的力量,不让狂风把我俩吹散。纵使有朝一日上天终究要关闭你的窗眼,请你不必伤悲,至少还有我守护在你身旁。」二十多年过去了,这对夫妻依旧实践、守护着当年的真心与誓言。

来源:天下杂志

圖片來源:楊煥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