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水刹那瞬间瘫痪 人生巨变撑过来

2013年8月3日,在圣淘沙巴拉湾沙滩举行的国大迎新会进入尾声,一群国大新生,在学长学姐的带领下,在沙滩展开最后一轮竞赛游戏,大家都要把握这最后一刻,为自己所属的队伍抢分。

身为主办委员之一的黄子恒,一心想为队伍争取多点积分,从沙滩往水里一跳。他万万没料到,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几乎零风险的跳水动作,竟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落水的一瞬间,他的颈部以下没了知觉,四肢完全不听使唤,身体一直往下沉,他一度以为自己将会塞进海床的沙子里。

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子恒心知,在那当下,自己绝对慌张不得。在生死一线间,他发挥了救生员的本能,先稳住阵脚,屏住胸腔里剩余的那口气,一点一点地呼出来。不知过了多久,子恒呼出了最后一口气,所幸在生死攸关的一刻,同学察觉不对劲,及时把他拉出水面。

迎新会出了状况,在沙滩执勤的救生员很快被惊动,他跑上前帮忙,才知出事的年轻人是认识的,是早前曾在巴拉湾沙滩当过兼职救生员的子恒。

子恒过后被送进中央医院急救,照了X光,也做了电脑断层扫描等检查,证实是第六节颈椎骨折,影响神经线,颈部以下瘫痪了。两天后,医生为子恒动手术,取出颈椎骨折的部位,用髋骨取而代之。为了减轻颈项承受的压力,医生还在子恒头颅两侧钻洞,安装的支撑架“撑”住他的头部。

手术后的子恒,颈项以下的部位还是毫无知觉,处于脊髓休克状态的身体,只能动也不动地瘫在病床上。医生当时估计,只要勤作复健,子恒应该可以在一到两年内重新站起来走路。

然而,转院开始复健后,子恒才发现,康复的过程,要比医生最初预估的情况来得复杂。专门进行复健的医师,在评估了子恒的伤况后就很坦白地说,对子恒的复原“没有很大的把握”。

重学吃东西用电脑

瘫痪初期,子恒得调整心情,重新面对完全不听使唤的肌肉。他也面对一般瘫痪病患最可能面对的肌肉萎缩的问题,复健因此必须持之以恒,肌肉得重新训练。

他说:“即使到了今日,我的身体还是没有感觉的,在轮椅上坐太久,身体会不由自主往下滑,我现在是靠肩膀来平衡身体的。”

复健的日子里,子恒一切得重新再来,生活上所有的简单动作,如今都变成了粗活,他得重新学习吃东西、讲电话、用电脑等等,但他从来不言放弃,坚持到今时今日。

“能康复与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放弃,我肯定什么都没有,只要不断尝试,我就有机会。”

“事情虽然已经发生,但日子还是得继续过。伤心、沮丧无济于事,地球不会因为你而停止转动。要学会接受和面对,要往前看,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要学习看得开。”

休学一年顺利戴四方帽

休学一年后重返校园,在校方和同学的协助下完成学业,顺利戴上四方帽!

老天爷开的大玩笑,让黄子恒的人生风云变色,迫使他请了一年的病假。庆幸的是,出事之后,黄子恒也不断遇到贵人,让遥遥无期的康复之路,变得好走一些。

他说,请病假的一年里,国大院长有一直关心他,物理系教授每隔一两周更特地上门一次,帮助子恒在家中学习。除此之外,他也在校方的安排下回返校园,实地了解“地形”,为坐轮椅回返校园做好准备。

校方对子恒很用心,特地为他在大学城安排的宿舍,是由六个单人房组成的宿舍单位,大家住得近,随时可以帮忙子恒。

子恒说,当时主要帮忙他的,是他在服兵役时的好友。两人一起完成军官课程,一起调派到空军服役,没想到子恒遭遇的一场横祸,又把两人凑在一起。

“我向他提起住宿舍事宜事,他刚巧也还没决定跟谁一起住,所以主动帮了我一个学段。”

其余的几个学段,子恒也都顺利找到愿意住进同一宿舍帮忙他的朋友。

不让缺陷变局限 受伤后也活得精彩

不让“缺陷”变“局限”,阳光男孩要活得更精彩,回馈每一个帮助过他的人。

出事前,子恒一直是校园里的活跃分子,在念大学第一年,他就以新生的身份参加了选秀比赛,同时获选成为下届迎新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次年(出事那年),他率领团队策划一些列的迎新活动,是筹委会主席,在念第三年时,他卸下主席身份,担任副主席。

受伤以后,子恒回头看了看自己过去这些年做过的事,他这才发觉,自己真的超活跃的。

“我过去的每一天,原来都过得那么充实,这让我很开心,也让我更珍惜机会,去参加各类型活动,去认识更多的朋友。”这阵子,他也多次在不同场合演讲,与人分享自己经历过的点点滴滴,用来激励人向上。

子恒坦言,他这一路走来,得到很多人的帮忙,对他而言,参加这些活动,是他回馈和贡献的方式。

经过三年多的努力复健,子恒取得的实质进展不大,身体颈部以下,就只有肩膀和手臂可以动。但在这期间,他已经重新掌握了一些生活技能,很多事情已经可以自己来。

“我可以自己挤牙膏刷牙,用电脑打字,用手机等,当然,这些都是需要经过反复练习才能找掌握的动作。”

子恒的水壶,在盖子必须要有环状设计,方便他把拇指塞进去把水壶“勾”起来喝;他用电脑打字前,会先戴上两个各别系上小棒子的“手套”,左右两手利用小棒子的末端,在电脑的键盘上游走,一字一句敲出来。子恒使用的笔,同样系上一个小圆筒,他只要把圆筒塞在掌心,就可以写字了。

这几年来,子恒已经练就了一副好耐性,他经常利用电脑上面簿,跟朋友分享他的心情;他写字的“功力”也不赖,字体相当工整,完全看不出字体出自一个十根手指完全不受控制的人之手。

毕业礼将分享心路历程

7月9日,子恒将会在国大毕业典礼上与毕业生分享他的心路历程。

对于人生的下一个阶段,子恒很是期待,也希望能继续为社会尽一份力。

“出事以来,教育部对我不离不弃,照样给我机会,我真的非常感激。我不知道毕业后会被安排到哪里,但我很肯定,不论去哪个单位,我都会竭尽所能。”

采访后记:珍惜拥有 莫忘初心

从事新闻工作多年,访过无数遭遇不幸,导致身体残缺,却又依旧积极生活的人。

但像子恒这般乐观豁达、散发出这么多正能量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访问过程中,我感受不到子恒一丝埋怨,他没有怨天尤人,勇于面对事实,很多时候在谈起事发经过时,神情轻松自若,甚至可以脸带微笑。

他珍惜所拥有的,从不去想自己失去什么,而把精神放在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他把痛苦缩小,把快乐放大;他遭遇了巨变,但始终没有忘记初心,而这,也是子恒最独特的地方。

人的一生,很多时候不会照着剧本走,当憧憬瞬间化为泡影时,你我需要的,正是子恒这种“莫忘初心”的心态。

文/陈凯松  摄影/庄耿闻

摘录:联合晚报︱2017-07-04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