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9

大学辍学客工 小印度办图书馆

原是经济系大学生的26岁孟加拉客工,因哥哥失业又不忍父亲卖地,借了6500元付中介来本地当电工,如今在小印度办客工图书馆,让数百名客工受惠。

阅读更多 »

Leave a comment »

0.0000001%的巧合

台北的朋友来潮州找我谈事情,结束之后,我开车送他们去车站。经过潮州大桥,看看灰濛濛、沉重欲雨的天空,我想:让灰色日子开心一点的办法之一,是到圆环吃一碗冰。 于是转向,开到了圆环。

我很少来,上一次来吃冰已经是一年多前了。

到了圆环,有两家冰店;一家人多,一家人少。

去人少的那家吧。

三个人点了两碗冰。坐下。

旁边有客人靠近来,端详我们的冰,显然想看看我们碗裡的东西做参考来决定他们要什麽。

那人的视线离开冰碗往上挪时,看见我,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说话都打结:「你是…..你是不是…你是…..」

是个上了年纪的人,皮肤晒得很黑,显然是潮州农友乡亲吧,我想,于是跟他,和他身边的妻子,高兴地打招呼。

但是很快就明白了他为何如此惊异。他们是新加坡人,从新加坡到台湾南部来旅游,而且决定要来「潮州」这个地方「找龙应台」。

到了潮州之后,不知道要去哪裡;不知怎麽走,走到了一个地点叫潮州戏曲馆,问戏曲馆的人哪裡可以找到龙应台。戏曲馆的人说「不知道地址耶」。

问来问去,老夫妇累了,而且,也接近该赴小港机场的时间了。有人跟他们说,去圆环吃个冰吧,来潮州的人都要吃的。

他们边走边问找到了圆环,一家已经满了,一家还有位子,于是他们踏了进来。不知道要怎麽点,所以先看看这一桌点了什麽……

这个太阳系裡的事情就是这样的。

陈先生学历只有小学三年级,是建筑工人,是零工,是散工,一辈子靠自己的体力谋生。他读过《野火》,读过《大江大海》,读过《安德烈》、《目送》、《天长地久》,他问候在伦敦和维也纳的安德烈和飞力普,问候阳台上的美君,问候大咪流氓、格格、巧克力、布朗尼,也问候我新书的写作进度……

拍了照,我回家,他们赴机场。

然后我后悔了——为什麽车裡就没放一本书,可以签名送他呢?为什麽就没问他的地址,可以寄一本签名书给他呢?

太阳系这麽大。

所以,新加坡的读者,请帮我找到他的地址私讯给我吧,要送一本书给他⋯⋯

上一次的99.99999999% 发生在香港。到港岛一个从不曾去过的偏僻海滩去看落日,那段偏僻海滩是从中环要搭车、换车,折腾一个多小时后才到得了的地方。

迎面而来两个背着背包的年轻女子,正离开沙滩;看见我,「啊」了一声,转身卸下背包,当场从背包裡拿出《目送》和《大江大海》让我签名。她们是新加坡读者来香港旅游。

「来香港玩为什麽会带着我的书呢?」

她们青春洋溢地耸耸肩,好像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快乐地说,「就觉得可能碰见你啊….」噫,怎麽每次的0.000000000000001% 都是新加坡读者…..

来源:
https://www.facebook.com/168638833866006/posts/417073722355848?sfns=mo

Leave a comment »

%d 博主赞过: